砒霜 EC(叉男第一课,逆转未来)

万物中你我 一息间错摸

种因 结果 然后万劫不复

 

Erik时常会想起那天初见。

夜晚黑云如墨压顶,透过海水望上去似缠绵的晕染,海水那么凉,快要窒息的感觉这样痛苦。然后有人拦住他,将他强行拽出海面。

那人说……那人说了什么?

一定是一句非常重要的话,否则为什么一想起,就仿佛又回到海底。

 

明明灭灭目光交错 苦海点猛火

是你闪身路过 竟勾引着我

 

那人笑容明亮,眼中是他最渴望的光。将世上最美好的词汇堆砌在他身上,都觉唐突。在他身边,是长久以来求不得的,令人心酸的温暖。

可他总要离开的。

所以他趁夜取得了他想要的情报,然后收拾行装,悄然出走。

那人却在门口等他。

那人果然在门口等他。

那人真的在门口等他。

那人……在等他。

“我不会阻止你,虽然我可以。但我不会。”

那人转身走回去,他竟再也无法向外迈出一步。

然后,他得到了今生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那人赞同他,并且和他单独去寻找变种人。他们在车上互相调侃对方,那人眼带狡黠,笑得畅快。他们在小餐馆中分享美食,那人孩子气的抢走他盘中的吐司,“哦,Erik,别这么小气。”那人会和他打无聊的赌,赢了就一脸啊哈我就知道的得意表情,他就假装间歇性失忆忘了那人会读心。他们找到变种人顺利带回,会在小酒馆碰杯庆贺,然后看那人喝点酒就变身话唠絮絮叨叨的长篇大论。他们有时会走太远,来不及回来便住进旅馆,他半夜醒来看到那人放松的睡脸,会忍不住想,哦,这还不够远。

再然后,他们开始了训练那群孩子。

那人白天帮他练习对自身力量的控制力,而到了夜晚,他学习控制自己的思绪。

不在那人面前流露出,他爱他的讯息。

他那样爱他。

他知道,他们永不能在一起。

 

问是否有个 贪花可结果

爱少 怨多 黄梁梦惹的祸

 

可当那人在沙滩上倒在他怀中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留给自己最后的余地。不,他知道是他干的,虽然他迁怒于那个女特工。他知道。可让他如何面对?那人被打中的那一瞬间,他听到心里有个声音说,你永远,也得不到他了。

不,求求你。他从来不信鬼神,可他愿跪遍苍生,以求时间倒退。

可他不能。

他能做的,是最后一次祈求。

“我想和你一起,我们是兄弟。你和我。”

求你,哪怕是兄弟,还好可以是兄弟。你和我。我想和你,在一起。你和我。

“我的朋友,我很抱歉。”

他深深地望着那人的眼,这将是他最后一次这样肆无忌惮的注视他。

然后将他交给那个女特工,站起身。

不,不能再多看他,哪怕一眼。

因为他将要,与全人类为敌。

与他的,整个世界为敌。

 

寻寻觅觅电光闪过 空得到痛楚

万法心经念破 甘于去犯错

 

他有时也会想,他是否可以放弃执着,放下过去,回到那人身边,摘下头盔,任那人阅读自己的思绪。就让那人看吧,就把一切都展现给他吧,就让那人知道吧,他是这样的,爱着他。

无望的,深刻的,痛苦的,爱着他。

可他最后做的,却是一次次与他正面战争。

好吧。我今生注定得不到的爱人。

让我就这样和你纠缠挣扎心心念念,让我在每一次交锋中望着你的面孔却无法触摸,让我在面对你的时候满腔爱意却言不由衷,让我脑中全是你的音容却不能让你知晓,让我在每个夜里为你辗转苦求无法解脱,让我在每时每秒的悔意中悲戚却喊不出你的名字。

让我们无法理解彼此却始终牵挂,让我们对峙再激烈也伤不到对方,让我们为了不同的明天奋斗却……还是会想起曾经的并肩而行。

请让我们,永无休止。

 

朝花晚拾仍然能尽兴   早已注定难安定

遗憾最终证实时间     汹涌能磨灭风景

但最舍不得的是这份情 若永不可超生亦也为情

 

于是,漫长的战役开始了。

他不择手段,凶狠无情。他对这世界不屑一顾。他对人类深恶痛绝。他企图掀起战争,他要将正常人类也变成变种人,他要他们感受他曾经受过的一切。后来的后来,他甚至还利用了那人伤害了那人。

没错。他从来不是好人。他全部的善与爱,他全部的缠绵悱恻,早就葬在了某片海滩。自此,再无奢望。

可为什么心底这样痛?

他甚至记不清他们到底交锋过几次,又短暂的合作过几次。

而那每一次短暂的合作,那短暂的眼神交汇,那短暂的气息贴近,那短暂的对话,那短暂的笑容,都将成为他长长久久日日夜夜残喘的美梦。

他想,他说不定会把自己逼疯。

 

为你牺牲已注定 似身染绝症

尝尽你的砒霜要我命

连累我眼睛 挂念有声

 

可他没有想过,他竟有机会再次站到那人的身边。

他们竟然可以再次并肩而战。

哨兵一次次来袭,战友不断被残杀,他终于名正言顺的与那人同一战壕。

他倾尽全力保护那人,在战火纷飞中却终得以像很久以前那样平和的交谈。原来已经过了那么久。

他们商量对策,谋划着每一步,提出不切实际的设想,并最终决定孤注一掷。

而他们,也终被找到。

他看了那人一眼,然后出外迎敌,站在最后的堡垒前,望着四面袭来的哨兵,抬起手。

原来,我们已经走了这么远。

腹部被刺伤,血奔涌而出。他低头看了一眼,用尽最后的力量将钢铁铸于身后,然后在闪烁的帮助下回到那人所在的地方。

回到,那人的面前。

那人望着他,目光让他回想起那些久远的时光。

原来我们浪费了那么多的青春。

原来我们错过了那么多的可能。

不,是我错过了。

他依着残墙坐在地上,向那人伸出手,而那人终与他交握。

真好。

 

用你砒霜救我命 我不怕任性

情愿至死心境至冷静

忘掉了眼睛 我就看清

 

他终于想起,那日被拽出海面,那人对他说了什么。

“Erik,你并不是自己一个人。”

彼时那人目光湿润眼含真挚,握着他的胳膊声声念念。那无边无际令人绝望的海面,那浓重压抑欲坠的云层,那绵延隐去的岸边,那逍遥远去的仇敌致使的愤慨,竟都敌不过。

“你并不是一个人。”

你说得对。从那以后,你便在我心里。

我,再也不想一个人。

 

轮回在 生生死死感情才尽兴

可笑爱情为殉情

大半生沦落至此不过为证明

短促泡沫泡影

 

他缓缓松开握住的手。

我总算护你到最后。

Charles。

他用尽全身力气,却再不能发出一点儿声音。

Charles,我爱你。

 

原来,爱情,是一种砒霜。

名为爱情的你。


 
评论(10)
热度(16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