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to meet(EC AU 没错是甜饼)

Charles是一个很有原则的警察。

具体表现在……愿赌服输。好吧,他考虑以后不要这么有原则。

/“hey,Charles,拜托,隔壁组的Linda不是叮嘱过你了吗?专业一点儿。”/

/“说的没错啊,伙计,拿出你当年卧草丛5天5夜的精神来……”/

耳麦里的同僚没心没肺的风凉话。该死,就今天他猜错了局长的袜子颜色,偏偏出勤的是这么一个任务:站街。哦,鬼知道为什么这个街区最近总是在夜晚有职业男青年被带走,然后暴力侵犯殴打致死。

他不自在的往昏黄的灯光下走了走,往下扯了扯过于短的紧身棉衫,不,或许该怪裤子太低腰?

/“别扯了。come  on, Charles就靠你来引出那个变态了。/

他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然后豁出去的瘫倚在墙上,一脚往后轻抵住墙,自暴自弃的将刘海揉乱,眼睛从遮挡的发丝后瞟着四周。变态,倒是快出现啊……

/……说真的我突然觉得Charles真的很……/

/我在听着呢,John。/Charles咬着牙小声说着。

/别闹了,注意,可疑人物出现,Charles你3点钟方向。/

Charles不动声色的用余光扫过去,高个,健壮,脚步有些乱,皮夹克——这个季节还穿皮夹克,符合特征,变态。

那个男人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走近,在距离Charles约100米远的地方微微停顿了下,然后径直走了过来。

/警戒,重复,警戒。/

Charles深呼吸,然后抬头向对方露出笑容。

哦,还是个长得挺帅的变态。

 

Erik并不知道他已经被一帮警察暗地里瞄准,只要他稍有不对劲就被一拥而上的按倒,或者胖揍。他不过是……嗯,不过是刚在酒吧谈完一笔单子,警告了手下不要跟着独自出来走走醒酒。其实这真的挺危险的,要知道Erik虽然不是变态,但也并不清白,他是当地黑帮metal的幕后老大。而且他刚被灌完酒。

在这样寂静的街上,他拍拍昏沉的脑袋,远远就看到映在光里的青年。

歪歪的倚在墙上,低腰牛仔露出一小截腹部,在灯光下竟白得耀眼。那青年的眼睛被挡在稍乱的刘海下,只能看到带笑的嘴角。他的眼睛一定很漂亮,Erik就是知道。

于是他也就走了过去。

他当然看出了那个青年的职业,不,他才没那个意思。他身边从不缺人逢迎,尽管他很少搭理。他只是想去,看一看,他的眼睛。

那个青年闻声抬起头。

深夜,没有月亮,路灯昏暗,他倚着墙微侧着头,一脸笑容,从下而上一瞬不瞬的望着他。

嗯,眼睛真的很漂亮。漂亮的很干净,完全不属于这个职业。

Erik心里动了一下。

他几乎脱口而出,“多少钱?”

上钩。

Charles暗暗骂着,还是维持着笑容,“150,你可以得到所有,先生。”

Erik点头,然后示意Charles跟他走。

 

或许从一开始赌输的那一刻开始,Charles就该有所领悟,今天会是无比坎坷的一天。

可万万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带他来到了一家咖啡厅,然后就……让他陪他下棋,并且还……

“有没有考虑过换一个职业?或许我可以帮你。”

“生活在底层没什么。”

“争取自己的权益。”

为人神秘阴冷的黑帮metal的幕后老大,Erik,有一个秘密,就是喝多了酒喜欢讲道理谈人生。

所幸少有人遭受荼毒。

同事们眼见没戏纷纷散伙回家,只有Charles被拽着找不到脱身的时机。

他打掉对方一枚棋子,默默地补充了一句,果然是变态。

————————————————

TBC

这个脑洞是刚看完污垢。没错我刚看完污垢竟然开的脑洞是这个?你们觉得我的脑洞还有救吗?

写了一段又忍不住塞了一点儿某站街电影的影子。

 
评论(59)
热度(44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