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 The answer is you 第2.3章

The  answer  is  you

Charles在一次与变种人的交战中被袭击,意识转到了一只猫身上,不巧这只猫是Erik养的,Erik竟然养猫?不,这不是问题,问题是Erik好像暗恋自己…为了找到回身体的方法,Charles喵不得不每晚潜回学校,结果撞上每晚同样潜回学校看“Charles”的Erik,喂,你当着我的面对我的身体做什么呢!


2

Charles醒来后不自觉地在沙发上打了个滚儿,身上盖的小绒毯子跟着缠了起来,致使Charles费力地蹬着腿才挣扎出来。

Erik已经坐在桌边,喝着咖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Charles走过去,看了一眼Erik脚边的小碟,然后直接借由椅子跳上了桌子,在Erik的注视下伸出爪子按住三明治嗷呜地吃了起来。

他真的饿极了。

Erik出乎意料地平静,他停顿了一下,伸手指勾住三明治的盘子往里一拉。

Charles扒着三明治被拖着往里跟了几步,心无旁骛地继续埋在食物上,几秒后才恍然发现自己被三明治拖着在桌面滑行。

他抬起头看向面无表情好像正勾着盘子做一些无聊的幼稚举动不是自己的Erik,干脆地掀飞了三明治甩到Erik脸上。

被啃咬的乱七八糟的三明治顺着Erik生硬的侧面滑下来,Charles忍不住笑出来,但考虑到现在的形象是只猫,所以他只能细细地喵了一声。好吧。Charles想,告诉Erik其实是他吧,如果现在不依靠Erik,还能依靠谁呢?毕竟……毕竟他是Erik。他心里微微地温暖着,然后认真地思考如何传达给Erik他是Charles——X教授的讯息,却在怔愣中突然被捏住后颈拎了起来,下一秒屁股上不轻不重挨了一下。

……

收回前言。他,永远,永远不会依靠Erik。永远。

 

下定决心绝不告诉Erik实情的Charles在深夜Erik又一次出门后蹲在窗口仔细地规划了一下前往X学校的路线。

他小心地跳下露台,在夜色中朝前奔跑。左边第三路口,前行,十字路口,好极了——一段时间后Charles坐在马路旁的台阶上,用前爪撑着头喘息。对于猫来说的确路途遥远了一些。

“Hey!看那只猫!它竟然坐着!”

……

Charles默默地放下前爪,慢吞吞地俯卧到了地面上。

可惜已经被引起注意的无所事事的男人显然找到了乐趣。

“Hey,怎么趴下了?”男人戳戳同伴,晃晃悠悠地走过来。

感受到危险的Charles立马跳起来,弓起身子后退几步,然后转身逃跑。身后传来恶作剧的大笑,有什么夹带着风声飞了过来打到了身上。Charles发出疼痛的叫声,无法控制地往旁边一歪,滚到了水坑里。然而他一刻不敢停,立马坚持着站起来往前跑。

得逞的笑声逐渐远去,Charles得以疲惫地放慢步伐,却发现他早已失去了方向。

他休息了片刻,左右看看,顺着扶梯爬到了一栋楼顶,分辨着此刻的位置,却惊喜地发现,歪打正着的,前方就是X学校!

他已经可以看见熟悉的灯火,甚至能想得到Hank此刻一定守在自己身边!

Charles立刻打起精神,正准备下去继续走,却看到从X学校那边远远飞出来一个人。

飞出来。

Charles认真地看着那人的身影越飞越近。Erik。为什么?他仰着头盯着对方,等到察觉不对的时候,对方已经站到了面前。

等一下。我好不容易跑到了这里。你不能——

Erik疑惑地一把捞起Charles,“你是怎么搞的?”

我不想回答。

 

Charles真的觉得身心俱疲。

以至于被Erik扔到浴室都无所防备地趴在那里,直到Erik卷起袖子将他放进温水里。

……不,不不。

Charles想要挣扎,但一晚上的奔波早已耗尽他的力气,只能任由Erik搓揉他沾到污水的软毛。

嗯,从某种程度上,其实感觉不错。

Erik温暖的大手捞起温水轻柔地泼到他的身上,然后将污秽一点点洗掉,再伸开五指慢慢地梳理他乱糟糟的毛,握住他的爪子用指腹擦掉泥沙,肉垫被揉捏得痒痒的,连被捏住后颈都舒服的不可思议。

Charles忍不住眯起眼发出呼噜噜的声音,却隐约总觉得有什么漏掉的细节。

很不应该的,要注意的,细节。

就是——住手!

Charles仓皇地扑腾起来,抗议地怕打着水面,然后无比悲哀地,四肢被铁环控制住了。

Erik……你不能……你敢!

Erik有些烦躁地看着四肢被摊开,露出软软的肚皮喵喵叫着的Charles,“叫什么?滚得一身都是泥。”说着一边泼着水一边清洗Charles的肚皮,大手从脖子擦到尾巴。

Erik并不知道是我。其实我现在是只猫。什么都是猫。给猫洗澡没什么不对。猫而已。

噢,以后我要脑他。必须。

 

3

受到一定刺激的Charles趴在沙发的角落养精蓄锐。

Erik则在一边和谁交谈着,“没有进展吗?”

“没有。”

Erik沉默着,然后微不可查地叹息,“连Hank也没有办法吗?”他像是在自言自语,“怎么会……”

Hank。

Charles抖了抖耳朵。Hank一定在尽力找寻各种方法吧,可是自己在这里,什么都是无济于事。

他看向拧着眉的Erik,联系他最近这几天一直打听自己的消息,以及昨晚从X学校出来的情况来看,很显然这家伙每晚出门的目的是什么,他也一定在尝试让自己清醒。

可是对方再关心自己,却终究只能晚上去看望。

Charles内心有一点儿酸涩。

以至于当今晚Erik再一次趁夜出门后,他在空荡的房间里安静地趴了很久。

昨晚被打到的地方仍有些痛,缓慢地舒展了四肢,跳上书桌,Charles也注视起那张两人的合影。

那时候他们正是最好的时候。肆意,畅快,信任,无话无谈,亲密无间。

Charles抬起爪子抵到了相片上,仔细地端详两个人的笑容,那家伙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他甚至都能想起拍照前Erik的不配合,这样出神地想着,爪子一拍,相框就猝手不及地往后一倒,啪得摔在了地上。

Charles猛地一惊,跳下书桌担忧地绕着碎掉的相框转了一圈,却意外地发现相框底部脱落后,露出的相片背面写着什么。

/你说过我不是自己一个人。/

 

Erik回来后一眼就看到了摔落在地的相框。

他看了眼蜷缩在沙发一角的猫,没有说什么,像之前收拾被翻乱的食物柜一样,很快收拾干净。不同的是,在扫掉玻璃渣后,他拿起那张相片,久久地坐在沙发上不语。

只开着书桌上昏黄的台灯,小范围的光晕笼罩着Erik,他就那样看着照片,太过静默到令人有种灯光越来越暗的错觉,好像周围的黑暗一波一波的涌过来企图将他吞没,所有的光芒集中在相片上,拼命地照亮他严肃的脸,却逐渐看不清。

Charles也就没有再看。

他不知道对方几点睡的。也不知道自己几点睡的。

 

但他知道自己是怎么醒的。

被捏住后颈拎起来的Charles不满地瞪着Erik,对方正指着一边的猫砂,“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Charles空空挥了几下爪子,想要着地,然后就被Erik扔到了猫砂上,“你该在这里排泄,懂吗?”

你跟一只猫说这些不觉得蠢吗?Charles立刻从猫砂盆里跳了出来,结果又被Erik拎着放了进去。

跳出来,拎起来,放进去。

Charles站在猫砂上和Erik僵持。

而就在万磁王失去耐心的临界点上,突然有人敲响了门。

Charles长嘘一口气,急忙远离猫砂盆,却听到Erik提高了声音进一步确认,“真的?”然后就急忙忙出了门。

直到天黑都没回来。

Charles贴在门口听了一会儿,然后决定今晚跑回X学校。

经历过一次以后,这次明显对返回路线熟悉了很多,Charles轻巧地沿着路边跑着,只要回去,只要回到学校,他一定会想办法让Hank知道是自己的,然后他们可以一起弄清楚如何回到身体。

学校就在前面了。

看到那熟悉的牌子,Charles鼓足了劲往前跑。

Erik……至于Erik,或许他们可以好好谈谈。他缓下速度思考了片刻,没有拿走头盔的那家伙,一定在等自己联系他吧。

Charles回头望了一下远不可见的房子,然后继续朝着学校跑过去。

大门,草坪,别墅,窗台,自己的房间窗户一般会开着——Erik?!

Charles停在窗口,即使知道他会在晚上来看望,亲眼看到这个场面仍然猝不及防。

躺在床上的自己,黑暗中坐在床边的Erik。

诡异,却又无法描述的动容。

大概是从未这样看过自己。大概是从未这样看过盯着自己的Erik。

他微微前倾着身子,专注地盯着似乎在熟睡的自己,从窗外打进来一点月光,洒在自己的脸上,而Erik却如昨夜,被吞没在无声无迹的暗处。无论如何都照亮不了的暗处。

他用力地,一点一点靠近自己,些微月光终于晕染在他的侧脸,清冷而萧索。

然后他吻了下去。

——————————————————-

TBC

TOT  终于快要写到想要写的地方了

 
评论(12)
热度(25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