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 and date EC 小清新甜饼

1

Erik坐在咖啡店的角落。

他端着咖啡慢慢喝的时候瞟到旁边贴满纸条的墙,一张暖黄色的便签纸。

/斜对面桌的褐发小姐,绿色眼眸是上天的恩赐,如此迷人。——X/

字母的尾端带着俏皮的圆勾,如果是当面说这话,那人一定是弯着眉眼缓缓地笑着。Erik突然起了兴致,找笔在便签上接着写:可惜看到讯息的是绿眼先生。——L

放下笔拿起小勺不急不缓地搅着,Erik忍不住猜测起这位X先生看到留言后的反应。

哦,期待着褐发小姐看到,然后你来我往开始一场浪漫邂逅的X先生,是会下意识咒骂呢,还是会抿嘴一笑毫不在意地当做约人失败?

 

2

Erik再来到这家咖啡馆已经是3天后。

他翻着报纸抿一口咖啡,偶尔因为某条新闻而轻声发笑,接着随手将报纸一折扣在一边。

盯着咖啡袅袅升起的雾气,Erik停顿了一会儿,然后笑着摇摇头,放下咖啡杯走到留言墙边。

便条纸还在,Erik挑高了眉,伸手按住便条纸翘起的一角。

/同样的迷人,如此有缘的绿眼先生——X/

如此有缘?Erik花了几秒钟来消化这短短几个字,他为什么会有种奇怪的错觉?他拧着眉走回座位,接着喝了几口咖啡,后又突然站起来走过去拿笔写下去。

/谢谢夸奖。——L/

 

3

Erik坐在咖啡桌前专注地敲打着电脑,短暂地休息,端起咖啡的间隙,眼神还是没忍住飘向留言墙,仔细地盯了一会儿又回过神干咳一声,继续低头敲字。

片刻后合上电脑,他轻舒一口气,将咖啡慢慢喝完,咖啡杯与底托轻轻碰触发出清脆的声响。Erik收拾东西目不斜视地往外走,然后在接近门口的地方划了个弧线绕到留言墙前。

终究是有些好奇,想着他应该不会再留言了吧说不定也没再来这家咖啡馆,却还是细细地寻找起来。

原来的便签纸已被撕去,Erik找了两遍都没找到,结果在某个角落发现了另一张暖黄色的纸张:/恭喜你,找到我了,迷人的绿眼先生——X/

Erik微微张了张嘴,他觉得他确信,之前那不是错觉,

他真的被调戏了。

后而笑了出来。

安静的咖啡馆,绿眼先生抱着笔记本站在充满恋爱气息的留言墙前不知所云地笑着。

他伸手将便签纸轻轻撕下,然后贴在另一个角落:/这是你惯用的招数?——L/

 

4

这一次一踏入咖啡馆,Erik就很直接地坐到了留言墙旁边,抬起头看过去。

那张暖黄色的便签纸并没有换地方,纸上却是多了一行。

/哦,至少你是第一个,男人。——X/

好吧,似乎是占了什么便宜。

 

5

生活中似乎是多了什么期待。

暖黄色的便签纸换了一张又一张,交谈的内容也逐渐开阔出去。

那位字母尾端总是带起圆勾的X先生,从一开始风流而俏皮的青年形象,渐渐转变成博学而风趣的学者。

他可以字字珠玑,正直而深刻,也可以句句打趣,幽默而惬意。

他们会用几十张便签纸来争论某个建筑风格的起源与引申,也会花费很久的时间来探讨某部电影的暗藏玄机;他们会分享给对方某本新书的可看之处,也会刻薄的评价某家餐馆名不副实的饮食。

然而没料到的是,他们因为对某段战争历史的观点相左,开始了冷战。

是的,冷战。

X先生显然拥有着不同寻常的对世人的热爱,学术而身兼正义,对一切抱有希望。

Erik看着便签纸上的最后留言:

/这场战争根本就可以避免,何必为自己的野心找借口。——X/

/很多时候和平只是一种麻痹,战争是必要的手段,也是一种证明。——L/

/太偏激太过负面。——X/

/你真是城堡里的少爷。——L/

对话仅止于此,已经10多天没有回应。

Erik深深地觉得不妙。

这种不妙并非是由于与笔友的意见分歧,而是自身的不安。

X先生是出了什么事?出差?真的在生气?还会再有留言吗?

Erik愣了片刻神,果断地走出咖啡馆。

果然不该在如此充满恋爱气息的留言墙前停留太久的。

 

6

Erik说服自己不过是喝惯了这家店的咖啡。

习惯这种事总是难以转变的。喝咖啡如此,留言大概也如此吧。

于是再次寻无所获后,Erik拧着眉毛写下一句话:/看在我生在当代的份上。诺兰德的新书你看过了?——L/

两天过后暖黄色的便签纸终于有了下文:/哦,和你一起生在当代也实在危险,或许哪天就发生什么了。已看过,不实用。——X /

Erik总觉得写这些字的时候,那位X先生一定是面露得意的小神色,说不定看自己的留言时还咬着笔杆微微地笑。

想要看到,得意也好笑也好。

 

7

/见面吧——L/

 

8

Erik总算理解了高中时塞情书给自己的女生们的心情。

十分差劲。

具体表现在咖啡馆的老板给了他一张会员卡并且每天都给他准备好同一款咖啡。

哦,好极了,在这个年份还会想约留言者见面也的确稀奇,不,或许得说在这个年份还有两个人竟然依靠留言板这么古老的交流方式。还进行到约见。

或者从另一个角度考虑,原来用留言板搭讪的确可行。

绿眼先生食指下意识点着桌面,然后手边多出一杯咖啡。

Erik看一眼店员,端起咖啡拿出杯托上的,暖黄色便签纸。

/见面吧——X/

他低着头缓慢地笑开,然后抬起手,将这张便签纸贴到了另一张暖黄色纸张下。

几十秒或许是几秒后,对面的座椅与地面轻微摩擦,有人坐了下来。

 

9

Charles清了清嗓子,朝Erik笑着眨眼,“对面桌的褐发先生,绿色眼眸是上天的恩赐,如此迷人。”

落地玻璃窗外行人过路匆匆,阳光透进来烘暖纹路模糊的木质地板,咖啡的香气像是一个梦境,他讲话如同字迹般句尾带着可爱的圆勾。

Erik注视着对方,将手边用作压纸条的咖啡推过去,“是啊,如此迷人。”

end


 
评论(25)
热度(416)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