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Candy Sweet Honey》→ABO设定←

禁欲拒绝婚前性行为A万   X     风流倜傥热衷于向A万释放信息素O查。

————————————————————————

1

Erik作为一个严谨冷情的Alpha,这么多年来一直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

不去酒吧,不去夜店,不去舞会。

如果你稍微了解他那么一点儿,就会知道这家伙竟然彻头彻尾地拒绝婚前性行为。哦,是的,禁欲Alpha。他的妹妹Raven常常说应该把他送到研究院进行解剖,或者干脆围起来供人参观。

他永远都是板着脸,对周围热烈的恋爱氛围或求偶状态视而不见,可以镇定地坐在吻的难分难舍的情侣旁边看报纸,可以淡然地推开投怀送抱的下属Omega让其认真工作,甚至可以冷静地递给躲在卫生间发情的Omega抑制剂。

Raven不可置信地看向Erik的下半身,“你真的没问题?”

Erik挑高了眉抱着胳膊看她,“人首先应该学会控制自己,婚前性行为是不道德的,特别是结合对于两个人都意味深重。我是负责任。”

Raven干净利落地赠送了一枚精致的白眼,并在心里准备好了五花八门精彩非凡机智百变的吐槽等着砸到破功的Erik脸上。

 

没想到这么快就看到了希望。

Raven愣愣地打开门,看着Erik横抱着一个男人走进来。

一个男人。

一个Omega。

太过出其不意以至于提前备好的几万字嘲讽根本来不及挑一句开头,只能望着Erik抱着对方走回房间。

步伐稳健,神态自如。

Raven 张了张嘴,走向酒柜打开一瓶红酒倒了一杯,又倒了一杯。

然后放下酒杯,走过去往房间锁孔里别了一个发卡。

有时候掌握一门技术是十分必要的。

Raven拍拍手,拨了一个号码出了门口,“Hey,是我,我能去你那住几天吗?……哦,房子还没装修好……我哥?不,他这儿可容不下我……”

步伐稳健,神态自如。

 

而房内的Erik全部精力都集中在正在床上翻滚的Omega身上。

啊哈,一个·在Alpha的床上·翻滚的·Omega。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糟糕的吗?

Erik头疼地按住对方不断缠上来的胳膊,“我说……Xavier先生?我希望您能安分一点,给我一点儿时间拿毛巾。”

“叫我Charles。”床上的人依然执着地一手拽着Erik的衣领,一手搂住对方的脖颈,努力挺高身体贴近对方,轻轻地眨着眼,“拿毛巾?哦,哦,我知道,你想用它来擦我的身体。”

Erik停顿了片刻,虽然这句话说的也没错但就是什么地方不对劲。“那么可以松手了吗?”

醉醺醺的Omega不可自制地笑了起来,他的眼睛在灯光的辉映下简直流光溢彩,“不,我更喜欢是你的手来完成这项工作。”

意志力强如Erik都不可避免的呼吸粗重起来,他费劲地仰着头,想要远离一些,然后徒劳地喘息了几下,“我认为这不是个好主意……你是在发情吗?”

Charles歪了下头,突然松开了缠住Erik的手,在Erik一时不明的怔愣中,猛地将衬衫拽了开。

衬衫纽扣砸到地上,小小地弹跳。

Charles双手揪住衬衫两边,将整个胸膛袒露出来,他轻巧地抖了下衣服,肩膀与腰线也跟着若隐若现,“你闻不到吗?”

闻得到。

并没有发情。

但是……Omega香甜的味道……

Erik倒抽一口气屏住呼吸,挣扎地逃进浴室,几乎是颤抖地翻出Alpha抑制剂。是的,没错,出于对Omega的保护,防止Alpha过于冲动而研发的抑制剂。尽管除了Erik之外,Raven从来没听说身边有人用过。

然而Erik的确是Alpha抑制剂的忠实拥护者,并且再一次依赖于它安稳度过了这次危机。

可他万万没想到另一个危机来的如此之快。

Erik伸手用力扭动着房门把手,用力,再用力。于是房门把手干脆地被他掰了下来。

好极了。

Erik忍住踹飞房门的冲动,看了眼终于安分下来的醉鬼Omega,认命地坐到了窗户边的沙发上。

他知道这样不好。和一个未婚的Omega独处过夜,如果被Omega保护协会得到消息……不,他并没有做什么。Erik看向熟睡的Charles,等他醒来,跟他说明情况,哈,不管怎样不会有Alpha做的比他更好了。

Erik是这样想的。

 

2

Charles坐在床上手里拿着失去纽扣的衬衫沉默无语。

“相信我,”Erik站在窗户边上,“是你自己撕开的。”

Charles抬起头目光落到失去把手的房门上。

“……相信我,”Erik顽强地解释,“房门一定是坏了。”

“好吧。”Charles头痛地揉着额角,翻出自己的手机,解开密码,拨出电话,“Hank,麻烦来接一下我……”

“……恕我直言,”Erik忍不住开口,“作为一个未婚的Omega,实在不应该喝这么多酒,至少手机不要设置密码,方便联系……”

Charles沉默看向Erik的目光打断了他的话,那目光里充满了不信任与……恼怒?

Erik张了张嘴,突然就怒火冲冲,“我没有趁人之危,你得庆幸遇到的是我……”

“所以你遇到喝醉酒的我,没被标记的我,散发着Omega甜美味道的我,而且还自己撕开衬衫露出胸膛!房门还坏了!!” Charles愤慨地说道,“竟然什么也没做?!你是要我相信我这么没有魅力?!”

“没错!你就是这么——啊?”Erik的怒气诡异地消失无踪,他愣愣地看着Charles,想着这些话出现的时机好像不合逻辑。

然而Charles已经果断地举起台灯砸向门锁,似乎要将怒气都发泄在门上。

Erik认输地叹气,从Charles手中夺过台灯,晃起了门。

Charles蜷缩到一边,皱着眉喘息。

宿醉后的晕眩与反胃已经足够难受,再加上对方身上强烈的Alpha气息,在这样得房间里,在他的床上睡了一晚,Charles只觉得眼角都开始犯热。

“好了。”Erik打开门,回头看向不适的Charles,不安地询问,“你怎么了?”

Charles努力缓了下呼吸,向门外走去。

“慢点!”Erik忙扶住有些不稳地Charles,却不想这一举动引得对方更加难捱,逼得对方就要倒进自己的怀里。

叮咚。

Erik有些慌乱地一手抱住Charles一手开门。

 

Hank睁大了眼看着被搂在一只Alpha怀里·衣衫不整胸前大开·脸色潮红·浑身无力的Charles。

“Char—Charles?”他立刻向前将人从Erik怀里带过来,然后依然维持着惊讶脸盯着Erik。

Erik紧跟着开口,“我没——”

“我昨晚喝醉了他带我回家他是个Alpha他卧室房门坏了我自己把衣服撕了我们俩独处一夜。” Charles镇定地开口,“Hank你觉得我作为一个Omega魅力如何?”

这是关键吗?Erik觉得再不解释事情的走向会更加诡异,“我发誓我没——”

“没标记我。”Charles淡淡地接过话,“除了标记以外的。”

“不——不,”Erik摇头看向Hank,“我完全——”

“我想他得对我负责。我们独处了一夜。”Charles拢了拢衣服,“我现在浑身都是他的味道。”

Erik对于这句话无法辩驳。

更重要的是Hank从怀里掏出了Omega保护协会的证件。

 

Erik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他的第一个男朋友会是这样来的。

但他向来守旧,所以对于共处一夜/哪怕什么都没做/但是确实身上都是自己味道的Omega提出的希望自己负责的要求,也认真地同意了。

是的,不管开端是怎样的离谱,中间发生的怎样的意外,不可否认的结果已经摆在面前,Charles走出去,任何人都能够闻到他身上Alpha的气味。

毕竟他俩昨晚曾贴的那样近,他也的确动了情。

只是——

“既然这是你的要求,我也愿意承担,那么我希望我们都是认真的。”Erik盯着对方的眼睛,“但我必须告诉你的是,我反对婚前性行为。”他顿了一下,语气变得柔和,“我希望等到结婚的那一天,再——”

“品尝我的全身,享受我的甜美,占有我,标记我,充满我?”

Erik张着嘴动了几下,“——再拥有你。”

Charles笑着将耳上的头发用手指顺到脑后,“好。”

“所以,”Erik艰难地将目光移开,“你可以穿上上衣吗?”

 

————————————————————

TBC

 
评论(22)
热度(638)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