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Candy Sweet Honey》→ABO设定← 第6章 第7章

禁欲拒绝婚前性行为A万   X     风流倜傥热衷于向A万释放信息素O查。

——-

6

Raven抱着胳膊坐在沙发上听Erik讲述事情的经过,她从来没有想过,等到大肆嘲笑的机会到来的时候,她竟然已经无力多说。

在她哥哥面前,一切语言都是苍白的。

Raven面无表情地开口,“所以他和你冷战了。”

“是的。”Erik很是挫败地叹气,“电话打不到1分钟就说有事要挂断,约会也说工作很忙没时间。”

Raven面无表情地下结论,“你活该。”

Erik摊开手,“还有别的吗?”

“我认真地跟你说,”Raven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是一个Alpha,他是你的Omega,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可考虑的,很显然,你需要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拽他上床,可以吗?”

“这就是最应该考虑的。”Erik用充满了谴责的目光看着Raven,语气中尽是对社会现状的不满与无奈,“如果每一个都像我这样负责任,那么……”

“那么这个国家的平均结婚年龄将会被大大提前,甚至于被法律强制规定提早结婚——出于对Omega的保护政策。”Raven终于找到了吐槽的力气。

Erik挑高了眉不发一词。

Raven啧了一声,“你就没想过如果Charles进入发情期怎么办?”

好问题。

Erik张了张嘴,表情松动了。

 

“我决不原谅他。” Charles愤愤不平地往杯子里倒酒,“如果他现在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一定给他好看!”他说着朝着前方用力挥了一下拳。

Hank皱着眉头思考了片刻,在人声鼎沸的酒吧中凑过去压低了声音小声问,“你确定他可以?”

Charles同样皱着眉头顿了一下,转而笑出声,“哦,他不能更‘可以’了。”他抬头给了对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又更加愤怒,“所以我才更生气。”

Hank心情复杂的说不出话。他既因Erik的所作所为而不理解,觉得对方不正常且惹恼Charles十分不应该,又为Erik没有一时冲动标记Charles,竟然守住了底线而感到欣慰。他纠结地乱想了一阵,又不得不去试图拿过Charles的酒杯,“你喝的太多了。”

“拜托,别学Erik。” Charles侧过身抱住酒瓶,目光落到前方正盯着自己瞧的男人身上,他拿胳膊碰碰Hank,“Hey,我很有魅力的,对吧。”

Hank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拉着Charles的胳膊,提醒道,“你有Alpha了。”

“哦,没错,”Charles放下酒瓶,只举着酒杯缓慢地晃动里面半透明的液体,“一个死活不肯标记他的Omega的Alpha。”

糟糕的是下一刻Hank才反应过来,他那种不好的预感究竟预示着什么。

若有似无的信息素味道。

“Charles!”Hank不敢置信地叫着对方的名字,然后又克制地压住声音,担忧且不安,“你的气味!”

“别担心。”Charles安抚地碰了下青年的杯子,“贴得够近才闻得到。”

“你多久没吃抑制剂了?”Hank不肯放开对方,“你现在这样太过危险,味道会越来越浓,万一你——”

“Hey。”Charles向他眨眨眼,“有人不来我才会危险。”

Hank无能为力地叹气,看着对方安然地走向前方的男人,拨通了电话。

“Erik,我觉得你应该,立刻,马上,来酒吧。”

 

7

如果说有什么是Omega们聚在一起时一定会抱怨的,除了不可说的私密事以外,就是Alpha们的占有欲了。

私人的,珍贵的,宝物。

如果有谁敢于触碰他们的Omega,那必然是眼红脑热怒火冲天地大打出手。

所以当Erik听到电话那头,以激情的音乐与喧闹的人声为背景的——“Charles喝了酒,没吃抑制剂,有男人找他搭讪”——描述后,毫无意外地,燃烧了。

即使并没有标记结合,但毕竟是已经被划入自己领地,归入自己的未来的另一半,竟然在酒吧被男人搭讪?啊哈?没吃抑制剂?

Erik想象着Charles身上甜美的味道,想象着可能存在的对着他的Charles陶醉流口水的任何雄性生物,前所未有的血液沸腾。

于是当他冲到酒吧,看到Charles正翘着腿坐着,在流光溢彩的闪烁灯下醉眼朦胧的向同桌的色鬼Alpha微笑时,二话不说冲上去就给了色鬼——他眼中的——一拳,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Charles看看倒在地上骂骂咧咧的男人,正准备说出准备许久的“看看这是谁你来找我干什么我只想对你说脏话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的嘲讽,却在只说了两个字后就被一把拽住手腕拖了出去。

他反应不及地被拖着走,呆呆地路过比着“祝你好远”嘴型的好战友Hank,第一次正面感受到了,他的Alpha的占有欲。

对方就这样拉着他走,直到远离酒吧,街道空寂,才停下,在昏暗的路灯下面色不善地盯着他。

Charles很想理直气壮义愤填膺地大吵一架,然后没有了抑制剂的支持,Omega对于Alpha臣服的天性逐渐显露出来,他被对方的气味所包围,连看向对方的目光都带了点湿意,硬撑着说出口的话更像是撒娇的抱怨,“你凭什么把我拖出来?”

Erik用力地闻着逐渐侵袭过来的属于Omega甜蜜的味道,“为什么来酒吧?”

Charles恼火地后退一步,“你真是自以为是。”

Erik伸出双手握住Omega的肩膀,“为什么不吃抑制剂?”

Charles抬手搂住Alpha的脖颈,“你这个混蛋。”

原来这就是束手无策。

Erik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比刚才更浓了一些的香气,单手扶住Charles的后脑吻了下去。

无人的长街,远方迷离的光影,头顶陈旧的路灯,背景高高低低的楼层,拥抱的我和他。

Charles心中的浪漫细胞蹭蹭地饱胀起来。

被含住的唇瓣反复碾磨吸吮,舌尖舔过上颚,嘴角都被彼此的唾液润湿。

Charles呼吸急促,脊背发麻,他更加用力地抱住Erik,也渴望着Erik更加用力的拥抱。

然而下一秒他被Erik从怀里扯了出来。

“好极了。”Erik喘息着,目光火热,“走。”

“去哪儿?”Charles发誓如果Erik胆敢说一句送你回家,他会毫不犹豫给他一拳。

“宾馆。”

Charles眨着眼看Erik握住自己的手臂上冒起的青筋,以及被黑色腰带束住的窄腰,猛地停住步伐。

“Charles!”

“就在这里。”Charles轻轻拉住Erik的手,往旁边隐蔽的巷子走去,重复了一遍,“就在这里。”

Erik盯着Omega被自己亲吻过后湿润的红唇开合,或者因为酒或者因为亲热或者因为信息素而染上红晕的脸颊,“你只是喜欢看我发疯。”

他这样笃定地说着。

而被说破的喜欢给自己的Alpha惹是生非的Charles,闻言只是灿烂地笑开,半眯起的眼睛即使是在如此昏暗的光线下仍然闪亮迷人。

他慢慢地拽开了自己的领带,单手解开衬衫第一颗纽扣。

Erik只觉的额角突突地跳动,竭力绷紧了蠢蠢欲动的身体,生怕自己这就扑过去将对方按倒在地就地正法。

他坚强地说,“不,去宾馆。”他的理智正在拼命抵抗。

Omega撇了下嘴,“不,在这里。”几次三番地被拒绝令他太想知道看到Erik为自己失控,于是他在Alpha拧起眉毛的时候又开口说道,“黑暗的巷子尽头,抓住我的双手按在墙壁上,Erik,你真的不想这样做?”

Erik得承认他很想这样做。

甚至于他的脑海里已经满是Charles未描述到的画面。

阴影里被按在墙上扭动的Charles,衬衫大开,从肩头滑落缠在胳膊上,露出大片胸膛,腰带被粗暴地扯开,裤子乱糟糟地堆在脚踝,整个身体半激动半羞涩地泛红,而自己则毫不客气地肆意揉捏,在他的身体上留下片片红印。Omega只能微微咬着嘴唇克制着自己的呻吟,翻过身翘起臀部任自己为所欲为。

Erik猛地拉过Charles,斩钉截铁地说,“去宾馆!”再多呆一秒都危险。

Charles再接再厉地抱住Erik,闭上眼,“我坚持不住了,我已经几天没吃抑制剂——”

脸上一片冰凉。

Erik将镇定喷雾塞回兜里,搂住Charles往前走,“坚持一下。”

去你的——随身携带镇定喷雾的——竟然给自己的Omega喷镇定喷雾的——混蛋Erik!

——————————————-

后面他们就去宾馆了_(:з」∠)_

 
评论(27)
热度(426)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