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美绯闻 盾冬 原著向温暖逗比文 10-11

10

/知情人亲耳得证:据一位不愿意透漏姓名的亲友激动地转述说,当时他距离冬日战士只有0.837米,在他看到美国队长官方账号发出的第一条信息的3分23秒15后,他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就是对冬兵说出了“不管怎样请一定要抓住队长!不要放开他!”的澎拜言辞。然而住进复仇者大厦前暴力血腥黑暗邪恶,住进复仇者大厦后冰冷严肃沉默寡言的冬兵并没有挥动可怕的机械臂反驳或者是视若无睹不作回应,而是肯定地、坚定地、饱含深情地回道:“我不会放手的。”/

 

Bucky从今天早上开始就觉得很不对劲。

往日里见到他就躲得远远的,或者视而不见,或者紧张地打个招呼就迅速走开的同僚们,都对他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微笑与关注。

就好像他们突然集体认为其实冬日战士平易近人和蔼可亲可以随时与其交流上级的八卦。

这让他极其不自在,只能在接下来的任务会议上更加低调地站在阴暗的角落。

“队长,辛苦你了。”Fury展开地图部署,并进行恐怖分子主要特征及注意事项的演示。

“我应该做的。”Steve往前靠近了些认真地观看,掏出笔记本不时地记录着要点。

工作中的美国队长总是极其容易激起周围人积极的态度与高涨的热情。

“基本就是这样。”Fury满意地看着大家,然后转向Natasha,“所以这次任务你和队长……”

“不行。”黑寡妇展开手指看着自己的指甲,“我约了后勤组Lily,局长你知道的,她需要安慰。”

Fury深吸了口气,看向Clint。

“哦,不。”鹰眼立马站到黑寡妇身边,“我得去给女孩们付钱。”

Fury沉默地看向Tony。

“开什么玩笑。”钢铁侠嚼着黑加仑干,“我分分钟几千万上下。”

Fury面带期盼的看向博士。

Bruce笑着推了下眼镜,“我有个研究正进行到关键时刻,局长,是关于如何控制自我的。”

Fury又看向——

“我很高兴能跟队长一起战斗!”Sam刚露出一排牙齿,就被复仇者一众射过来的视线硬生生止住了笑容,他顽强地顶了2秒,然后捂着眼睛后退了几步,“……可惜的是我最近眼睛疼。”

高大威猛的神盾局局长无比遗憾。

“那么,所以说,队长的副手……”

所有人立刻将目光落到某个阴暗的角落。

 

这是Bucky回来以后第一次出任务。

他们终于又做回了战友。

Steve有些感激地看着朋友们,从接受Bucky住进来,到努力的接受Bucky成为他们的一员,现在又放心地托付与任务,他的朋友们给予了最棒的支持与信任。

美国队长忍不住在散会后走到他们旁边,轻声说,“谢谢你们的好意。”

“哦,队长,完全不用在意。”Tony拍拍队长的肩膀,挤挤眼睛,“希望这对你们有帮助。”

“没错,队长。” Bruce一脸地鼓励,“并肩作战说不定会唤起他的记忆。”

Steve真诚地对他热心的同僚们点头。

Clint目送美国队长与他的冬日战士离开,赞叹地感慨,“队长真是个温柔的好情人。希望二人世界有用,互相依靠互相掩护什么的,感情升温会很快吧。”

Natasha面无表情地往外走,“我是真的要去安慰人。”

Sam捂着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把队长的副手让给了那个家伙,“我是真的瞎。”

 

11

Bucky并不习惯多人行动。

他不习惯出发前的鼓动人心,不习惯坐在飞机上和别人互相打趣,不习惯别人递给他的烟,不习惯有人小声聊着关于他,不习惯别人费力找话题想要他加入。

然而他来了。

然而他没有动。

Steve轻声问他还好吗Bucky,他扭头看窗外没有回答,却在片刻后又望向对方专注地检查着什么的侧脸。

Steve坐在他身边跟他说任务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他冷漠地打断回答你只要告诉我要杀死谁,却在对方无奈的叹息后心里隐隐的不安。

Bucky习惯单打独斗。

然而现在他想要和他比肩而站。

然而他想要成为,博物馆中,纪录片里,他身边的那个人。

 

Bucky Barnes。

 

于是他在看到恐怖分子自杀式冲向分身不暇的美国队长时,奋不顾身地扑了过去。

对方的尖刀刺入他的肩膀,他听到锋刃划破布料钻入皮肉的钝响,然后猛地将对方一臂击飞,握住刀柄毫不犹豫地拔出,再半旋转身体将刀飞向从侧方涌上的敌人。

Steve瞥过来一眼,“Bucky,没事吧。”

“小伤。”冬日战士将后背抵住Steve的,迅速判断着最佳攻击路线。

“小心点。”Steve伸手轻轻握了下Bucky的手臂。

原来是这种感觉。

挂念与信任。

冬日战士抿着嘴,在美国队长给了进攻的暗示以后,带着他手掌的温度冲出掩护。

用机械臂挡着子弹,枪械打空就直接肉搏,Bucky像是急于对将军显示忠心并创出业绩的士兵,拼命地开疆辟土。

为他。

而这种状态无疑是危险且令人担忧的。

Steve在清点现场时找到躲在屋后自己清理伤口的Bucky。

美国队长温柔而不容拒绝地拿过冬兵手中的矿泉水,从旁边举足无措的卫生员那里接过医用箱,取出酒精棉小心地擦拭冬兵肩膀上的伤口。

伤口比较深,可以想象被刺入时敌人愤恨的力度以及冬兵置之事外的不与躲避。

裂口翻起的皮肉狰狞,被擦试过时却只能察觉到伤者细微的颤抖。Steve将棉布轻轻盖上又用绷带固定住,“这已经不是小伤了,Bucky。”

“我没事。”冬兵拿过外套丝毫不在意地开始套。

“Bucky!”Steve按住冬兵粗鲁的动作,“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先保护好自己。”

冬兵沉默地看着一米开外的杂草。

“我不想你有事。”

冬兵看着那片杂草在阳光下细弱轻摇的影子,像是心中也长满了柔软的嫩草,招摇舞动。“那我就不会有事。”

Steve拍掉Bucky外套上沾到的灰土,笑起来,“好。”

明亮的光芒洒在他的身上,耀眼温暖的令所有潮湿都升腾蒸发,水汽氤氲在心底,拢住心脏却是微热的仓皇,只有看着他温和的目光才得以解脱。

Bucky突然就有了那么一点儿倾诉地欲望。

这种感觉从未有过却来的如此无从抵抗。

“我会努力。”他脱口而出。

“什么?”Steve微挑眉头,耐心地等待回答。

“……成为他。”他听到自己这样说了出来。

 

Bucky Barnes有战友,有前女友,有身份,有过去。

冬日战士只有你。

 

他记不起那些属于Bucky Barnes的曾经,却贪恋着属于Bucky Barnes的现在。

在确认了相识以后,在经历了相伴以后,他只能努力地成为他。

 

美国队长的表情变得有点严肃。

冬日战士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但也正因为如此,Steve才更加心疼。

“你不必成为谁。”

“我不是Bucky Barnes 。”

Steve注视着冬兵,直到对方终于与他对视。

“你不是Bucky Barnes。你只是我的Bucky 。”

他的眼睛那样蓝,像是蕴藏了所有的星辰大海。然后他就笑了,嘴角上扬,声音诚恳。

“那么,Bucky ,明早一起跑步好吗?”

 

美国队长的邀约向来令人无法拒绝。

在一起掠过了猎鹰8圈后,Bucky 慢下步伐走到树下拉伸身体。

他举起胳膊用力的向后舒展着,就觉察到有什么矮小的身影朝自己慢慢走来。

一个连他的腰都不到的小男孩,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

从来不懂得小孩子这种生物的冬兵无助地站在原地,就见小男孩努力仰着脑袋,软软地发问,“你是冬日战士吗?”

冬兵无言了片刻,“是。”

“你要独占美国队长吗?”小男孩听起来充满了困惑与不舍,“妈妈说美国队长是你的了。”

冬日战士认真地思考着这个问题,他下意识地看向拿着水壶向自己走来的Steve。

——“你不是Bucky Barnes。你只是我的Bucky 。”

对方注意到自己的视线,举起水壶晃了晃,清晨的一切都充满朝气与希望,带着青草的味道,清冽而惬意。

于是他回答说,“不,我是他的。”

——————————————

TBC

 
评论(78)
热度(1630)
  1. 蝙蝠侠专用围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坎布南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