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事 EC ABO设定

番外——你不知道的事


Erik从来就不喜欢参加任何酒会。

那种把公事当私事肆意讨论的,方便各种交易谋和的,心照不宣为了一夜激情的,应酬酒会。

然而这一次他却没有任何推脱犹豫地答应了。

秘书习以为常已成套路脱口而出的“是的先生虽然这样但是这个酒会非常重要因为有……”的劝说说到一半才戛然而止,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上级。

同样震惊的还有Raven。

“你?”妹妹的声音即使隔着话筒仍然振聋发聩,“你今晚要去参加酒会?”

“没错。”Erik生硬地回复,“所以晚饭不用等我。”

他挂掉电话,再次从后视镜里确认自己的领带的位置,然后发动汽车。

古板、守旧的Erik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在上一场推辞不掉的酒会上,灯红酒绿,觥筹交错,穿过各色浮华,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了。

所以他也无法开口说,他只是想去看看会不会遇到他第二次。

于是他遇到了。

 

那个男人棕色的发尾微卷,举着高脚杯站在会场另一端,神采飞扬地和人聊着什么,偶尔微笑着眨眼睛,手舞足蹈地比划一阵,微倾斜着身体故作严肃,下一秒又爽快地笑开。

一室流光不及他。

Erik注视着对方,正打算走过去认识一下,却在半路被各色男女围了起来。

这不是意外。

除去被他挺拔帅气的外表所吸引的人之外,业内稍微关系近一点的都对这位禁欲色彩浓重的成功人士有所耳闻并且充满好奇,甚至奉为不能明说的挑战。

Erik不耐烦地应付着婉拒着,却是想着如果这样走过去寻求认识,会不会同样被当成只为一夜的轻浮男子。

他再次拒绝了一位女士,还是决定先走出大厅远离中心。

夜风将那些香水味吹散。

他正站在围栏边思考着措辞,怎样才能让对方明白他认真交往的心情,就被猝不及防地撞了一下。

条件反射地接住撞过来的人,才看清,倒在怀里抬着头一脸红晕的醉鬼,是他。

“那个……”

“Hey。”男人醉醺醺地笑着,眯着好看的蓝眼睛打招呼,“你好……我是Charles  Xavier,你是哪位?”

哦,Charles  Xavier。

你好。

我是Erik  Lehnsherr。

 

找不到可靠的与他相识的人,更加问不出住址,手机又设置了密码打不开。

这种时候最放心的……最让自己放心的,只能是自己。

不能把一个Omega随意处置。

Erik的责任感这样说。

于是他就这样,将他带回了家。

Xavier先生的醉态实在不怎么好。Erik担忧地照顾着又在床上翻滚,又搂着自己扯衬衫的闹腾的对方,想着如果以后在一起,一定要让他戒酒才行。或者只在家里喝酒。以及手机不要设置密码。随时要能联系上。不不,夜晚不能独自出门。

当然,Erik看着熟睡的……Charles,首先要让他相信,即使他醉酒,无意识地诱惑他,房门打不开不得已他们共处了一晚,自己也什么都没有对他做。

正直,可靠。并且正直。

 

然而事情的发展往往出乎意料。

“所以你遇到喝醉酒的我,没被标记的我,散发着Omega甜美味道的我,而且还自己撕开衬衫露出胸膛!房门还坏了!!” Charles面对自己善意的劝告却愤慨地说道,“竟然什么也没做?!你是要我相信我这么没有魅力?!”

不……不是这样,难道不是应该感谢自己这么值得信任彬彬有礼然后留一下联系方式?

“我昨晚喝醉了他带我回家他是个Alpha他卧室房门坏了我自己把衣服撕了我们俩独处一夜。” Charles镇定地对那个来接他的男人开口,“Hank你觉得我作为一个Omega魅力如何?”

等一下……你当然很有魅力,但是你不是应该向你的亲友表达一下这个Alpha很难得的可靠的观点然后给亲友留个好印象我再跟你要一下联系方式?

“我想他得对我负责。我们独处了一夜。”Charles这样对Hank下结论。

……哦。

 

Erik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他的第一个男朋友会是这样来的。

Erik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他一见钟情的男人就这样成了他的男朋友。

 

但他向来守旧,所以对于共处一夜/哪怕什么都没做/但是确实身上都是自己味道的Omega提出的希望自己负责的要求,也认真地同意了。

更何况还是他本来就想要追求的男人。

 

是的,不管开端是怎样的离谱,中间发生了怎样的意外,不可否认的结果已经摆在面前,Charles走出去,任何人都能够闻到他身上Alpha的气味。

同样的,不管开端是怎样的离谱,中间发生了怎样的意外,不可否认的结果已经摆在面前,他就这样得到了他一见钟情的对象。

 

“既然这是你的要求,我也愿意承担,那么我希望我们都是认真的。”Erik盯着Charles的眼睛,“但我必须告诉你的是,我反对婚前性行为。”他顿了一下,语气变得柔和,“我希望等到结婚的那一天,再——”

“品尝我的全身,享受我的甜美,占有我,标记我,充满我?”

Erik张着嘴动了几下,“——再拥有你。”

Charles笑着将耳上的头发用手指顺到脑后,“好。”

“所以,”Erik艰难地将目光移开,“你可以穿上上衣吗?”

Charles挑挑眉,拿过Erik给他准备的,属于Erik的棉T,大方地舒展身体把它套上,拽了拽松垮垮的下摆,眼睛闪亮翘起嘴角,“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们就恋爱吧。

 

我早就设想好了和你在一起的每一个细节。

什么时候牵你的手,什么时候吻你的唇。

怎样陪伴你。

如何爱你。

 

那都是,你不知道的事。

end


没错鸡汁的你们一定发现了这其实是《Candy   Sweet Honey》的一则番外(๑´ㅂ`๑)

 
评论(13)
热度(326)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