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热》 盾冬

Bucky视角被队长治愈的过程。

————————————————

 

这寒冷。

Bucky从来不知如此深重。

他一手将美国队长卡在板上,高高抬起拳头,却再也无法移动分毫。

高空的风明明隔绝在厚重的外套之外,却更加猛烈地从四肢百骸呼啸而过。

美国队长坠落。

溅起的水花那么远却还是砸到了冬日战士的脸上。

这寒冷。

海水,砂石,闭着眼沉没的他。

 

任务失败。

惩罚,痛苦。却有个声音坚持在心底徘徊纠缠,微小却连绵。

去看一眼。再一眼。只一眼。

于是他乔转打扮站到了博物馆影片前。

那个站在美国队长身侧微笑的男人是谁呢?

树木萧索却隐现生机,他们大踏步举枪并肩而走,前方的所有战火纷飞枪林弹雨都不过是他嘴角微笑的配衬。

或许我认识他。

“Bucky?”有人满怀期待地叫着那个陌生的名字。

他回头看他,却没有反驳的力气。

如何衬得起对方那样诚挚柔和的目光,像是望着失而复得的珍宝。

可他不是。

他是不是呢?

他还是逃走了。

 

然后再次出现在突击队成员展前。

美国队长来得很快,一定是一得到消息就立刻赶来。冬兵的心里微妙地感到安心,并任由对方站到自己身边。

“Bucky。”

是这个名字吗?“我不是……”

“Bucky。”他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他的温度。

冬日战士恍然般后退。

“Bucky,跟我回去好吗?”

好吗?

像是被什么蛊惑,指尖颤动,心脏鼓噪。

美国队长就站在那里。声音真诚,目光温和。

如同春日里因风而起层层涟漪的草坪,如同海边细沙被浪潮翻涌抿过的细腻,如同街边咖啡升腾而起袅袅的雾气,如同阳光下纯白床单晒过的暖意。

所有他注视过,深处阴暗角落注视过,却不曾去触摸的美好。

那么……好吗?

他还是逃走了。

 

却在转身离开他之后,翻搅起更难捱刺骨的。

这寒冷。

黑暗海面涌动的海浪,翻卷拍打,紧抓木板尖锐的木刺刺入掌心,身后是无迹可寻的彼岸,蛰伏如兽的山峦,前方沉寂的灯塔,没有码头,无处停靠。

他不曾蜷缩。眼前一次次洒满鲜血,血肉割破不分你我,脑中却一次次刷白,空洞虚无没有你我。

他从没想过,那些习惯了的,竟会重新变得备受折磨。

 

这寒冷。

 

然后在走向博物馆外一侧做引体向上训练的他时,如冰雪消融般逐层消退。

美国队长没有开口,安静地回望。

层层叠叠交错遮掩的树梢,从其中努力刺透洒落地面的斑驳光明,他领口微湿的汗迹。

他眼中,不变的,是你。

于是他说,“我认得你。”

于是他回,“跟我回去吧。”

跟我回去吧。

好。

 

他们共同住一个房间,床并两排。

他在玻璃窗前,以身后整个黑夜做背景,逐渐燃起那一点光明。那些曾经那么可怕的墨色海面,山峦无边,竟不过是,他眼中映衬的山水。

他眼中的山水。

“Bucky,还记得以前我们总是住一间宿舍。”

是吗,听起来真好。

“Bucky,睡个好觉。”

哦。

可是,谁能来教他如何睡个好觉。

他在杂物横陈的地面躺过,他在山峰凛冽的悬崖躺过,他在虫蚁乱爬的泥里躺过,他在血肉横飞的战场躺过。

他躺过。

他深知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是如何肮脏,却忍不住伸向沉睡的美国队长的脖颈试探。

Steve抬手轻抚在他的机械臂上,“怎么了,Bucky?”

“你曾是我的任务。”他这样说。

“我相信你,Bucky,你不会伤害到我的。别担心。我们还有很久的时间,慢慢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现在,睡个好觉。”他的笑容在这样的夜里格外清晰,还是说不必去看也早已牢记对方嘴角的弧度。

我们还有很久的时间。

是吗?

那么,我会学习如何睡个好觉。

 

然而阴魂不散的。

这寒冷。

谁的长刀狠狠地劈过来,黑色枪口朝着自己,针头冰冷地刺进皮肤,有电流不断通过撕裂的苦痛。

这寒冷。

 

“Bucky!”

“Bucky,清醒一点。”

谁的声音急切,蕴含听不懂的担忧。

“Bucky!”

谁紧紧抱过来,臂膀有力却克制。

透过布料,一秒一秒,熨帖。

……这温热。

 

倏尔突破。

 

床板在自己的挣扎中碎裂,美国队长在旁边打好地铺。

他突然开口,带着一点儿无法明说的祈求,“你可以把我绑起来。”

Steve拍着枕头,温和地回应,“没有人可以把你绑起来。”

他心底颤动,只得再次开口,“你应该把我绑起来。”

Steve坐在地铺上,抬头注视着坐在原属于美国队长的床上的冬兵,将手搭在了对方的膝盖上,“我不会绑住你,Bucky。你惊醒多少次,我就会抱住你多少次。”

手心的温度透过来。

噩梦竟然变得有些可悲的期待。

因这温热。

 

他带着自己参观博物馆,为自己讲解那些据说属于他的过去。与他一起的过去。

那些回忆似乎都带上了温度,笼罩着朦胧的暖意。

然而与猎鹰的相遇却提醒着他,他现在想要靠近的,正是他曾经欲置之死地的。

好,那他便将其还给他。

然后,然后他就可以去靠近了吧。

这温热。

 

冬兵找到队长,将小刀递了过去,“动手。”

Steve握住Bucky拿匕首的手,“怎么了?”

“我欠你的。”我捅过你,伤过你,现在请你一并还与我。

然而对方却直视着自己,眼神坚定却不尖锐,那目光像是将全身都笼罩,无措却安稳。接着他便笑开了,眼睛明亮而带着一点儿无奈的心疼。

“你从不欠我什么。Bucky。”

他这样说着。

“如果真的要说谁欠了谁什么。”

他抽掉他手里的匕首。

“也是我欠了你的。”

他用力地握住他。

“我欠了你一个,掰不开,断不掉的——”

掌心相抵,那些细微的纹路彼此摩挲。

“——牵手。”

 

他的掌心,他的手指。

这温热。

 

那么,他就靠近了。

他想要得到,他会努力做到。

只要是他希望的,那他就是那个人。

 

Bucky Barnes。

 

于是他去为他冲锋陷阵不计生死。

他也可以的,为他而战,在他身旁。

Steve却找到交战后躲在角落擦拭伤口的他,并不容拒绝地为他清理包扎。

被关心,被照顾。

阳光在他的眼里,请看着我。

那些遥远的耀眼我从不奢望,也无从想象,我记不起那些绚烂明媚的曾经,只想要现在这一点儿,心脏的搏动。

这温热。

 

美国队长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你不必成为谁。”

可你思念的,想见的,为失去而懊悔的,为得到而欣喜的,却是Bucky Barnes 。

所以我纵使不甘心却甘心,纵使不情愿却情愿。

他执拗地望着他。

而他心疼却坦然地回视。

 

“你不是Bucky  Barnes。你只是我的Bucky 。”

 

他想他得到了。

 

这温热。

 

《全美绯闻》冬兵视角番外end

 

 


 
评论(14)
热度(447)
  1. 蝙蝠侠专用围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坎布南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