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ucky 盾冬

根据透露的预告写的短篇。一发完。大概写的是队长怎样让Bucky想起自己并找到Bucky,HE。借用了一点儿台词。

————————————————————————

Steve其实已经清醒了。

然而他仍然闭着眼。他熟悉Bucky的各种样子,他熟悉对方每一个节拍的呼吸,他可以轻而易举地从对方细微的变动中察觉到对方的心思。这是深入骨髓的了解。

他听到风从半开的窗户缝隙钻入,撩动起窗帘簌簌落落,却听不到他。

Steve将胸口猛然翻腾起的情绪拼命地压下去,直到指尖的酸涩都好不容易退去,才睁开眼。

这样也很好。他看着蜷着腿抱着膝盖缩在椅子上的Bucky。我依然可以精确地,知道你在。

即使,听不到任何与你有关的,呼吸。

“Hey。”Steve从容地从床上半坐起来,倚在床头,平和地望着对方,“记得我吗?”

Bucky费解地拧着眉毛,盯着Steve,像是想要剖析对方却无从下手。

Steve显然已经对这样的情形习以为常,他盯着Bucky却又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刻意,“你怎么进来的?”

Bucky仍然没有回答,只是在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轻轻地晃动了下,只这一下,却令Steve心口狂跳,克制着冲过去的冲动,紧张地观察着对方的身体。

Bucky的身体,在阴影之下,轮廓边缘轻微地模糊着,所幸并没有进一步模糊的征兆。

Steve喉结滚动,突然有一瞬间就这样吧,什么也不要再说的念头。

可他仍然开口了,“你要不要坐过来?”

Bucky犹豫地抿着嘴,在漫长地思考后,终于将一只脚伸下了椅子。

窗外的月光倾洒在地板上,Bucky的脚穿过光亮中漂浮的细小尘埃,踩了上去。

Steve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却仍然无法克制地心口一缩。

那光辉下,Bucky的腿,呈现着柔和的半透明色。

因为Bucky并不是人。

Steve心知肚明。

终于对方完全离开了椅子,站到了床前。

Steve抬头看着他,透过他可以隐约看到他身后的家具海报,模模糊糊的色彩缤纷。

只有他是灰的。

Steve压抑着深呼吸,缓慢地调整自己的气息,“你觉得怎么样?”

Bucky依然一脸困惑而又挣扎,他突然抬起右手向着Steve伸过去,Steve睁大了眼睛绷紧了神经,他目光期待着却又掺杂着难忍的悲伤。

Bucky的手伸过来,在即将接贴上Steve的脸庞的前一秒,从指尖开始骤然消失,迅速地漫延全身。

Bucky再一次消失在他的眼前。

他是知道的。

他们无法碰触对方。

房间里安静地令人窒息,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天逐渐黑下来。

Steve躺到床上短暂地补眠。

因为过不了多久,Bucky就会出现。

已经一个星期了。他在半夜醒来,看到Bucky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一言不发。第一次,他激动地喊着对方的名字,而他就如突然出现一样突然消失,他怀疑过这是否是场梦境;第二次,他小心翼翼地叫着对方靠近,在他奇异地沉默下试图抓住他的臂膀,然后看着他从指间流逝;第三次,他没有动,只是坐起来安静地与对方对视了一整夜,然后在天亮之时,看着对方消失在刺目的阳光下;第四次,他试图与对方交谈,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他在哪里,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第五次……

Bucky。

美国队长在图书馆的宗教典籍区及灵异汇总区花费了两天。

如果这一切不是由于过度思恋而产生的幻境,也排除了是某些特异之人的恶性圈套,那么,他只能往这一方面去想,就只有两种可能:一,Bucky受到了伤害,他很痛苦,他在向他求救。那他要做的,就是救他出来。二,Bucky不在了,他出于某种原因回来看他。如果是这样……

如果是这样,那他会想办法让他能够,安心地离开。

他想看着他,哪怕他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哪怕他开口呼唤他的名字永远得不到回应,哪怕他只能固守着一个距离连触碰都是痴心妄想,哪怕他要在无数个日夜更新的时刻眼睁睁忍受他骤然消失的痛楚。

他受得了,他忍得住。

他想看着他。

可是啊,他的Bucky已经受了太多苦。

他做不到将他自私地困住,更不能让他这样无知无觉地游荡。

Steve睁开眼睛。

Bucky蜷着腿抱着膝盖缩在椅子上。

“Hey。”Steve坐起来,“记得我吗?”

 

Bucky直直地盯着Steve看,像是在探索什么,又仿佛在渴求什么,防备而软弱。

“你想跟我聊点什么吗?”Steve努力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就随便……聊点什么。”

Bucky抓住自己小腿的手缓慢地收紧,没有回答。

Steve从床上起身,走到书桌边,拿起涂鸦本,“想看看我的画吗?”

Bucky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手中的本子。

Steve坐到床尾,将本子朝向Bucky摊在腿上,打开第一页。

歪戴着帽子翘起嘴角的男人。

“那天阳光很好,午休的时候我们坐在操场边闲聊。”Steve轻轻用手指蹭了下画中人的帽檐,“他说给我个机会练一下画技,这样以后可以更熟练地讨女孩子欢心。”

Bucky将自己缩得更紧了一些。

Steve翻开下一页,穿着衬衫倚着树的男人。

“我们到公园。”Steve看着画中人的眼睛,“他说公园是约会圣地结果却总是跟我来。”

Bucky看着画,又抬头看向他。

Steve接着翻,趴在桌子上小憩的男人。

“我们有时候什么也不做。”Steve胸口酸胀,却微笑,“他总是说,大把时间都花在我身上。”

下一页。

又一页。

再一页。

Steve停住。

对面的椅子上空空如也。

Steve轻轻摩挲着纸面,没有抬头。

“所以我该怎么令你说出你的来意呢?”

“你还好吗?”

“我一直在找你。”

“不管是为什么,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Bucky。”

我的画技更熟练了,可我只想画你。

公园的确是约会圣地,可我只想和你去。

你说总花大把时间在我身上,那么,我以后的时间都会陪着你。

 

Steve睁开眼,看向把自己缩在椅子上的Bucky,“Hey,记得我吗?”

对方这次将头也埋在了膝盖上,头发向两边散开,露出一小段脖颈。

“不想和我说点什么?你今天看到了什么……你过得怎样——”

Bucky抬起了头。

Steve呼吸一窒,心口猛地被利刃刺入般钝痛,生生撕扯,血气翻涌。

Bucky的脸侧有淤青。

Steve站起来大步跨过去又突兀地顿住,他抬起手伸过去又握紧拳头往回收,他肌肉绷紧胸口鼓噪却又隐忍着眼角酸涩。

接近不得,触碰不得。

可是,他还活着。

他还活着。

他被困住,受到了折磨,在用这种方式告诉自己他在等他。

他的Bucky,在向他求救,即使他不记得他。

即使他只能用这样不知所措的目光注视着他。

“我早该知道的是不是?”Steve单膝跪在椅子前,仔细地一遍又一遍地查看着Bucky的脸,认真地开口,“我一直在找你,我会找到你的。你等我。”

“我的Bucky。”

Bucky轻微睁大了眼睛,他晃动了一下,松开保住自己双膝的手。

Steve温柔地凝视着他,双手搭在椅子扶手上,尽可能地贴近对方。

这是他所能做到的,最接近拥抱的姿势。

“疼吗?”Steve小声说着,“如果你可以告诉我你在哪里……”

Bucky胸前规律地起伏着,已经贴的这样近,却感受不到任何气息。

“让我……”Steve抓紧了椅子扶手,“听一下你的呼吸。”

Steve再难克制,收紧了双臂。

而怀中空无一物。

“我马上就会找到你。”

 

黑暗中,总会听到谁的声音。

“Bucky……Bucky……”

Bucky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又蜷缩在这个房间的椅子上。

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可他通常不怎么能动,也发不出声音。房间的主人每次自己刚一出现就会醒来,他絮絮地问着自己的情况。而他无法回答。他有时会想起这个男人是他的任务,有时又记不清。他只知道,当他意识到自己出现在这个房间的时刻,心中是无限的安稳。

安稳到他甚至想要去努力试图触碰对方。

那时那个男人注视着自己的目光哀伤而充满祈求,仿佛他的碰触是等了太久的馈赠,同时也是不敢想象的酷刑,让他也不自觉跟着心痛难忍。

“那天阳光很好,午休的时候我们坐在操场边闲聊。他说给我个机会练一下画技,这样以后可以更熟练地讨女孩子欢心……我们到公园,他说公园是约会圣地结果却总是跟我来……我们有时候什么也不做,他总是说,大把时间都花在我身上。”

那个男人翻着一本陈旧的画册,轻声给他讲着故事。

他的讲述似乎太动听了些,那些画面竟会在他脑海中一一展现。

充满暖意的阳光,坐在身边的人的体温,画画时认真的表情,公园草地的泥土气息,有谁笑的很开心,眼睛里是整个天空。

他甚至可以想到接下来的画面,更多的他与他,那么自然地衔接了下去。

为什么,会因此而心口温热。

Bucky张开口,却在猛烈地痛楚中晕眩。脸上被揍了一拳,他冷冷地盯着对方不发一词。

冰冷的折磨。

可已经有什么隐隐成为了期待。

而当他从膝盖里抬起头,看到那个男人震惊而心疼地冲过来的时候,得到了答案。

他看着对方压抑着,沉重地呼吸着,手足无措地靠近着,他看着对方单膝跪在面前,竭尽全力隔空半拥着自己,他听着对方轻声却坚定地说道,“我一直在找你,我会找到你的。你等我。”

“我的Bucky。”

Bucky……

是这个声音。

让他不顾一切不问缘由不计方式到来的,是他。

我是……你的Bucky……

他看着对方努力地贴近着,在对方终于收紧怀抱,自己意识突而消散的一瞬,仍听到他说,“我马上就会找到你。”

好,我等你。

 

Bucky再次从椅子上蜷缩着恢复意识的时候,那个男人正望着自己。这是对方第一次这么明显的等待,而在自己出现的下一秒,对方立刻急切地打量过来,细细地端详着自己,然后才略微放松下来。

“记得我吗?”

有什么奔涌着翻滚着不肯平息,沸腾着叫嚣着直逼喉口。

“你怎么样?”

Bucky看着对方的眼睛,深刻地,酸疼地。

“已经有回信了,我很快就到你身边。”

对方眼中只有自己,对方眼中的自己,是画里的人。

我就是那个……故事里的人……

“不会再让你……”

Ste——

Bucky被摔倒在地面上,左臂被卡住,大口的喘息。

让我再看他一眼,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他胸口滚烫,竟灼烧到眼眶,咬紧了牙齿挣扎嘶吼,却无可奈何。

让我告诉他——

 

Bucky没有再能出现在那张椅子上。

Steve也离开了房间。

他踏上了走向他的奋不顾身的千里路万里路。

他因那样一个执念而再虚弱痛苦也强撑着不肯倒下。

 

而他终于闯进了关押他的地方。

Bucky抬起头,颤动着嘴唇,看着他走近。

光线昏暗得如同那些无从回应的夜晚,在相望中一遍遍地描摹与确认。

Steve用力地注视着他,“记得我吗?”

那么久的坚持与隐忍终于都可以倾覆,备受折磨时反反复复在心中涌动的念头终于都可以交付。

Bucky迎着Steve的目光,“你的妈妈叫Sarah,你曾把报纸放鞋子里……”

 

外面的阳光一定很好吧,就像多年以前那样。

 

Steve抱住Bucky,手掌紧紧地按在对方的后背上,将脸贴在他的颈侧。

没有什么比他的呼吸更令人着迷。

没有什么比他的拥抱更令人疯狂。

 

我等你好久了。

我找到你了。

 

“My  Bucky。”

———— 

END

 


 
评论(13)
热度(613)
  1. 蝙蝠侠专用围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坎布南斯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