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nswer is you EC甜饼 10-11章

10

再怎么样,一只会打字的猫都不是什么正常现象。

Charles不知道这次该怎么混过去。或者说他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算了吧。

于是他维持着站在键盘前的动作,等待着对方疑惑、查看、确认。

然而Erik并没有。他只是专注地盯着他,没有任何看到自己养的宠物猫在电脑前打字的震惊感,甚至是从容地挥手,将电源插头又插了回去。

Charles仿佛瞬间被劈中,毛发都要竖起。

Erik慢慢地走进,弯下身将电脑重新打开,漫长地重启过程,打破安静的开机音乐,然后是一个空白文档。

光标在里面不断闪动着。

Erik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Charles。”

Charles突然觉得自己蠢透了,Erik的态度再明显不过。

他缩了一下爪子,然后拍下键盘:什么时候?怎么发现的?

Erik的紧皱的眉头此刻才稍微舒展开。他压抑地叹息,轻声开口,“零食柜被翻乱的时候。”

 

Erik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了解Charles。

他会刻意去打听对方的消息,也会无意识在家里存放对方爱的零食。

他塞满了那个柜子,却从不开启。他甚至于认为永远不会为某人开启。可他却在奔忙了一天之后,看到散乱了一桌的食品袋。

他的猫从不吃那些。

他的猫。

Erik走向沙发,盯着蜷缩在角落的宠物,他脑中不知道为什么一闪而过自己在Charles出事地点发现跑丢的猫的场景,却又觉得自己真是多疑的可以。

当他得到Charles意外失去意识的消息后,没有人能够想象他的震怒与慌乱。他扮演着一个恶人的角色,他可以凶狠地打探对方的状况,也可以毫不留情地折磨伤害他的变种人,却没有办法听完任何一个悲观的诊断结果。

Erik无法面对Charles从医学上被判定醒来几率等于零的事实,宁愿去胡思乱想寻求任何可能的离奇方式。

Charles……

Erik将宠物抱进怀里。我竟奢求这是你。

可他的宠物第二天夜里就出现在直线通往X学校的路上,甚至当他决定将Charles带回自己家时,他的猫竟然就守在窗口,安静地以一种疑惑的姿态蹲坐在窗台上看着自己靠近。

Erik来不及多想,当下只是拎着它带了回去,可这只猫的反应却越来越反常。

它亲近着Charles,缩着身体贴在Charles身边,在自己打算给Charles按摩身体时发疯一样地抓着Charles的睡衣。

他思维混乱起来,不清楚究竟是过分的奢求而致使自己判断偏离了正轨,还是万事皆有可能。

他只能惶惶然望着Charles沉睡的样子任脑中杂乱不堪。

他克制不住低下头隐忍地吻着对方。

那只猫在笼子里不停歇地折腾着,片刻后又颓然趴倒。

 

Erik开始刻意探究起他的猫。

他试探着它的口味,观察着它的行为。

它总是选中Charles喜欢的味道,它从不去用原来的小水盆,它很少喵喵叫,它会用小爪子揉脑袋。如果卧室门关上了它会在门口绕来绕去,如果开着它就会跳上床趴在Charles身边。

它不会亲近自己。

Charles。

Erik将自己关进浴室。

他终于难耐地试图解放自己。他压着声音叫着那个人的名字,他开着水流想要混淆浴室的声音,他想着卧室里躺着的人,他想着房间里那只离自己远远的猫。

水流猛烈地冲刷他的脸。Erik决定给对方提供可以联络某人的机会。

他没有关电脑,并且将它关在了门外。

他站在床边,床上的Charles一如既往地闭着眼睛,安然惬意,放松的眉眼像是在等待一个故事。窗帘开着,窗外黑洞洞没有尽头。

他听到了拍打键盘的声音。

Erik闭上了眼睛。

他等了很久才走向门口,控制着力道将房门慢慢打开一条缝隙,凝视着蜷缩在沙发里的猫,却迈不出脚步。

他重新退回到床边,毫无睡意。

Charles没有事。不,不是没有事。他没有事。

Erik想要大肆松懈,想要笑几声,想要捂住眼睛。最后却只能僵直着身体盯着房间中虚无的一点。他脑中迅速掠过太多念头,Charles为什么会变成猫?不是变成。意识转移?为什么?为什么是自己的猫?他了解状况吗?Charles知道办法回来吗?Charles能回来吗?自己该怎么做才能帮到他?

太阳穴鼓动着,脑袋都因这突然地激烈地发现及思想斗争而疼痛了起来。

Erik猛地回过神。

Charles并没有想要告知自己他现在是猫的事实。

很好。

然后果然没多久,Hank就找来了。

很好。

Erik走向门口。所以,Charles,你会怎么做?

“喵。”

Erik低下头看着扒着自己裤脚的猫,尽量像对待一只宠物一样对待他,却发现对方可怜兮兮地耷拉着脑袋,生病了。

“你做什么了?”Erik有些无奈,可回应他的当然只有一声微弱的猫叫。他自然是无法将对方这样独留在家里的,他也有意想去试探Hank到底知道了多少。

事实是Hank显然还不知道Charles是猫。

万磁王面无表情地看着Hank转身离开,感受着胸口胡乱挣动的猫咪,即使隔着衬衫,也难免被锋利的猫爪划了几道。

颓然挣扎的Charles猫没有感觉到。Erik,也没有感觉到。

他只是沉默无言地把猫咪带回了家,用温水浸湿了毛巾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对方的眼角。他只是将药片细细捣碎,用温水冲了吸入注射管给对方喂食。他只是揽着他捏捏他的后颈,不断抚摸着他的脊背。他只是将他放到了“Charles”身边,然后安静地看着同样在熟睡的一人一猫。

万磁王几乎没怎么睡,他始终游移在将睡未睡的边缘,所以当Charles猫醒来在床上踩来踩去的时候他立刻清醒了过来。

Erik睁开眼睛,看着他用鼻子蹭着“Charles”,看着他按着“自己”的胸口,看着他趴在“自己”的肩膀上。

他破口而出一声Charles。

对方慌张地回头看自己,然后——磕磕绊绊地舔了下自己的小肉垫。

装的真用心。Erik平静地看着,也很用心地给对方喂药,抚摸着对方的脑袋。

Charles猫竟然往上抬了抬头。

Erik于是张开手掌,轻缓地揉揉他的头顶。他从不知道自己和Charles还能如此相处。一个假装是猫,一个假装不知道对方是猫。

他的指尖梳过Charles猫的毛发,Charles猫发出小小的舒适的呼噜声。

他想,如果对方知道自己早已猜到了真相,会不会为此时的亲昵而恼羞成怒。

他想要这样和对方相处的更久一些,照顾他,陪着他,给他顺毛,为他塞满零食柜,可是更怕对方知道这一切后为此生气。他们之间的误会已经足够多。

Erik注视着迷迷糊糊又睡着的Charles猫,抬起身子,胳膊肘撑着床,掀开“Charles”的睡衣,俯下身体,嘴唇触碰在对方的锁骨下。

他心里微微地疼了一下,并不明显,却久久地疼下去。

不管他如何与对方坦诚,Charles都不会高兴的。

他知道。

Erik用力地吮吸。

 

11

Erik站在门外。

不确定等了多久,才听到一阵脚步声,然后是拍打键盘的声音。

他盯着天花板,猛地一挥手。

然后走进房间。

Charles猫明显收到了惊吓,他的爪子还按在键盘上,僵直着身体惊疑不定地盯着自己,却没有任何逃开的意思。

Erik挺直了身子,显得冷漠又无情。

他为Charles猫打开了一个空白文档,然后克制地开口,“Charles。”

他想着很好,我们终于同时决定对彼此坦白一件事了。他心里有什么正在逐渐成型,仿佛是尖锐的孤注一掷,再痛也无法放弃。

而当对方询问自己是何时发现如何发现的时候,他才缓慢地想起,一路追溯过去,当他的常年紧闭的零食柜被打开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意识到了。

Erik此时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了解Charles。大概就是,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任何一点儿讯息,我总会知道是你。所有的潜意识早就明白了一切。

Charles猫很久没有回应,只有他的胡子不时地被吹动。

键盘终于又开始被敲击: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蠢?

Erik摇头,“我一开始并不能确定。”

Charles站起来,在桌子上绕了半圈,肉垫踩在实木桌面上,细微地沙沙声。他重新走回到电脑前:让Hank来接我。我和我的身体。

他抬头去看Erik,却见对方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自己毫无反应,于是他又在键盘上拍了两个感叹号。

“不。”Erik放轻了声音,却是绝对地不容反驳,“我不会通知他的。”

Charles瞪大了猫眼惊讶地看着他,嘴巴都愣愣地半张着。

Erik显然并不想多说了,他果断地将电脑关掉,然后从容地外回走。

Charles手足无措地拍击着键盘,回来,Erik!!然而万磁王只留给了他一个挺拔的背影。

Charles从桌子上一跃而下,几步跑到Erik身边,猛地一扑,挂到了对方的裤腿上,企图揽住对方的步伐,可对方无动于衷地继续往前走,连头没有低下过。

Erik!Charles气急了,他恶狠狠往万磁王的小腿上挠了一爪子,自己也因此而落到了地面。他委屈又恼怒,简直不敢相信对方竟然要把他困在这里?这是对方想要做的?他隐隐地想到了什么,却又刻意忽略掉,只是瞪视着终于停在卧室门口的Erik。

对方站在门口,双手垂在大腿边,将握未握的状态,卧室的灯还没开,黑暗将他半边身体都吞噬了进去,却显得光明里的另一边身体更加寂寥萧索。光影交错处模模糊糊像是蛰伏着野兽,他神情漠然,声音平淡,好像说出口的是什么再自然不过的日常问候。

“我要去给你——你的身体按摩了,你是进来还是在外面?”

Charles甩了下尾巴,愤愤然走开。

房门在身后关上了。他跳上沙发,脚下来回踩了几下,才缓缓地叹息。

 

Erik关上了房门,却没有开灯。

他做过很多决定,从来都是一意孤行不择手段。

也绝不后悔。

Erik走到床边,在夜色中凝视着“Charles”模糊的样貌。

他不能忍受Charles以这个状态离开自己的视线,他不能再听到任何与Charles的负面消息。他一定要亲手护着对方,治好对方。

Erik伸出手去,握住对方依然温热的手掌。

他与Charles的博弈从没有停止过。

Charles装作是猫,Erik装作不知道Charles是猫。Charles装作不知道Erik喜欢他,Erik装作不知道Charles已知道Erik喜欢他。

Erik将目光落到房门上。

他没有想过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思,他也打算永永远远就当一个敌人守口如瓶。

可如果已经泄露了秘密,所有的忍耐都成倍增长,压着他的神经摇摇欲坠,就要决堤。

————————————

TBC

 
评论(23)
热度(27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