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美绯闻 25-27 盾冬

老人也一脸诧异地抬头看他,“我消息落后了吗?你们已经……成了?”

我们的确已经成了。Steve捏着牛奶盒不知如何回答。可这是个秘密。

——————————


25

美国队长太久没有好好度过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假期。

他那些所谓的休息日往往伴随着各种不可料及的突发状况,或者是从清晨到傍晚安排密集的训练。

这所布鲁克林的老房子,已经很久没有人入住过了。

Steve看着自己的单人床,拍拍枕头,“Bucky,今晚你睡这儿。”

 “我睡地上。”冬日战士垂着眼睛,“我习惯了。”他说完就要去抱被子铺到地板上。

“Bucky。”Steve蹲下去,看着冬兵专心致志的侧脸,握住对方的手腕,拿对方没有一点儿办法。

所以1个小时以后,他们终于找到一家还未结束营业的家具店。

正准备收拾收拾关门的售货小姐看起来很是惊慌,手里拿着抹布不停地打量着他们俩。说到底这个点儿还出来逛家具店确实有些不合情理。

美国队长干咳了一下,“打扰了,可以稍微等一会儿吗,我们需要买一张床。”

售货小姐看了一眼美国队长,又去看旁边一脸严肃的冬日战士,似乎还没从竟然能见到两人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哦……好……”

“十分感谢。”Steve点点头,径自走到了里面,Bucky跟在他的身后。

姑娘似乎此刻才有了真实的感觉,尖叫声此起彼伏地在脑中炸裂,张大了嘴巴无声地呐喊着,将手中抹布随便一丢,掏出手机。

/特报,布鲁克林的约会/

1#  我好像在布鲁克林看到队长了。

…………

786# 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刚刚来我的店里买床!买床!

787# 发生了什么事?这个时间出来买床!!!发生了什么!

姑娘瞪大了眼睛,看着美国队长直接走到了单人床旁边,只觉得下一秒假睫毛就要飞过去。

903# 单人床!他俩要买一张单人床!

904# 哦,不,单人床似乎并不适合运动,空间有限。

905# 不不不,理智一点儿,我觉得队长只是需要再买一张床。

 

美国队长不会知道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富有辩证思维以及分析能力的美国人民在痛心疾首地描述着队长为了能和冬兵同睡一张床而放弃舒适双人床的一片苦心,与恨铁不成钢地哀嚎队长其实只是为了再买一张床好和Bucky一人一张床的不开窍之间是多么的挣扎不休,或者说连抛下炸弹性发言的售货姑娘都没有再去理会网上的争论。

“不卖了?”Steve困扰地看着售货员,“所有?”

“是的。”姑娘斩钉截铁地挡在单人床前面,无比肯定,觉得自己此时已经拿出了毕生的演技与勇气,“很抱歉队长,所有的单人床都已经被订走了,我们没有想到这么晚了还会有人来买,所以仓库暂时没有调货。”

“没关系。是我们来的太晚。”Steve回以微笑,要转身又被拦住。

“但是!我们的双人床都可以买走!”

 

1322# 我卖给了他们一个双人床。觉得我当售货员就是为了此刻。了无遗憾,可以辞职了。

 

Steve感激地接过货车钥匙,并保证说明天一早一定归还。售货小姐积极表示这么晚了没办法送货是我们的错,没关系,明天千万不要太早来,请自然醒。

“Bucky。”Steve发动车子,“这里的人一点儿没变,还是那么和善热情。”他握着方向盘,沿着公路行驶着,“我总希望能回到这里。”

“你很喜欢这里。”

“是啊。”他摇下窗户,让夜风吹散车里残留的一点儿烟味,“我喜欢和你在这里。”

Bucky没有说话,他像是看着Steve,又像是越过Steve的侧脸看着沿路经过的海滩。

Steve看了一眼,笑起来,“小时候这里经常放烟花。”

那个时候每一场烟花都像是被赋予了特别的意义,他有时候会来看着,可是终于有一天烟花为他而放的时候,他却没能再来亲眼看看。

Steve不自觉将车子停靠在了路边。

“Bucky,想要野营吗?”

 

冬日战士自然是有过很多野营的经历。

地面潮湿腐烂或是炙热发烫,时刻保持着警惕不敢有分秒疏忽。野营对于他来说是任务,是浸入泥里的头发,是钻进领口的爬虫,是不能被吹动的枯叶。从来就不会和美好沾边。

他看着Steve将货车后车厢打开,把还未拆塑料薄膜包装的床垫拖下来扛到肩膀上,走下沙滩。

他还没有这样野营过。

Steve将床垫摆到了沙滩上,躺了上去,Bucky只停顿了一下,也跟着走过去,躺到了旁边。

今晚的夜空并不怎么好看,没有星星,月亮被遮蔽在月后,海面黑漆漆的默默翻滚。

没有帐篷,没有篝火。

两个人就并排躺在床垫上,虽然海浪声起起伏伏,可彼此的呼吸却在耳边始终清晰。

“我希望你在这里是放松的。”Steve突然开口,“没有很多顾虑,不被任何事而影响。”

Bucky安静地看着重重云朵后透出的朦朦胧胧的月光。

Steve手掌往旁边移了移,握住了Bucky的手。

Bucky懂他的意思。他动了动手指,与Steve十指交缠到一起。

他一直都给他留着后路,随时准他恍然清醒,全身而退。而他只会将他的不安与依赖一并承担。美国队长有时会想,如果Bucky有一天终于能够分辨自己的心意时,他该怎么做?答案大概只有一个,虽然他并不擅长,但他总要一试。

去追求冬日战士。去追求Bucky Barnes。

是的,美国队长从来不惧挑战,Steve为此而眼角染上笑意。

“你等等我。”冬日战士突然开口。

“什么?”Steve转过头,看向对方。

“再等等我。” Bucky重复着,将脑袋向着Steve的方向靠近一些,注视着Steve的目光平静而充满眷恋。

等等我,追上你的等待。

Steve将Bucky抱进怀里,下巴蹭过对方的头顶,“好。”

 

美国队长当然不会真的在沙滩上睡一晚上,尽管他准备充足自带双人床,但他依然拥有一个公众人物的自觉,只是和冬兵在沙滩上听了会儿海浪就又扛起床垫回了小货车。

他们默契地将床拼接好,并因老房子卧室太小而不得不将原来的单人床抬了出去,开始了相拥而眠的夜晚。

布鲁克林寂静的小村庄老街道,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远离喧嚣的享受着假期。

他将被子拉过Bucky的肩膀,手指轻柔梳理过对方耳际的黑发,将它们顺到脑后,露出脸侧。他凑过去吻在Bucky的额头上,随即感觉到搂在自己腰上的手臂紧了一些。

Hey,Bucky,不要有噩梦。

 

26

“谢谢。”Steve将车钥匙还给家具店店员。

售货姑娘绷着脸忍了半天,终于还是问出一句,“床怎么样?”

Steve很有礼貌地回应,“哦,当然,很舒服。”

姑娘心满意足地捂住脸。

Steve不明所以地看着她,“你还好吗?”

“不,没事。再见,队长。”售货姑娘很快收拾好表情,却像是已经赢得了年度销售额最高大奖,“随时欢迎您再次购买。”

“谢谢。”Steve点点头,又笑了一下,迈出商店走到街上。

路上还没有什么人,Steve左右看了一眼,走向临近的一家超市。

Bucky大概还在运动,在楼下的小院子里,花花草草之中,穿着工字背心。他想着对方的样子,不自觉地面带微笑。还有什么能比抱着喜欢的人醒来更棒呢?他想起阳光透过窗帘的样子,细小的尘埃在半空中旋转漂浮着,他没有睁眼,而是安静地听着对方的呼吸。有规律的,随着胸膛的起伏。他可以就这样什么也不做,听上一整天。当然,睁开眼睛后和对方交换一个简单的吻也很美好。

Steve走进食物区,面包片、火腿、沙拉酱、牛奶……牛奶,他胳膊上挎着购物小篮子,站在超市一头拿起牛奶盒。

“哦,美国队长!”

Steve侧头看向旁边的老爷爷,对方摘下自己浅褐色的眼镜用衣角擦了一下又重新戴上,仰着脖子眨着眼重复,“美国队长!”

“您好。”Steve急忙接住老人家伸出的手。

“我听孩子说你到这里来了。”老人握着Steve的手,一脸激动,“没想到可以真的见到你,我是说,你太棒了。”

“谢谢。我并没有做什么。”Steve微弓下身体。

“所以……你和那个Bucky,”老人抬手拍在美国队长宽厚的肩膀上,“我听说,你们相处的不太顺利。”

“不,没有。”Steve想了一下,又补充道,“我们很好。”

“我知道他。”老人眯起了眼睛,“没有人不知道,我的孙女每天都在说,他不记得你。”

美国队长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不管被问起多少次,他总是难以招架群众们对他与Bucky之间的关心,即使所有人都对于他们的故事了如指掌。他友善地弯起嘴角,“谢谢你们的关心。我没想过让大家都关注这件事。”他叹了口气,虽然Bucky不记得自己,但如今的发展早已经超出他的预料,“Bucky现在很好。”

老人的目光掺杂着一丝同情,鼓励一般地大力拍着美国队长的后背,“你是美国队长,你一定可以的!没有人不为你着迷,哦,我说真的,那个Bucky出现之前,我孙女每天都吵着要嫁给你。用你的方式,你们会很好的。”

Steve并没有理解这段话前后之间有什么联系,他隐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于是就只微笑着点头。

“这方面的确难以开口,尽管你是美国队长。”老人转过身体去挑饮料,一面闲聊一般絮絮地说着,又用肩膀撞了下Steve的胳膊,“需不需要我提供一下经验?你不用不好意思。”

什么?Steve站在原地,握着牛奶盒看向对方,提供经验?

“我想像我们——我这么说或许很奇怪,但确实如此,更适合老一套。”

他发现他真的有些听不懂对方的意思,还是说什么时候起大家对于陪伴失忆的伙伴都这么在行了?

Steve试探着回答说,“其实Bucky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

“不不,我可不是说这个。”老人看着冰柜顶端的灯泡,无比感概,“想当年我也遭受过拒绝,不过爱情啊,你总是要积极地去争取,不管你们的过去是怎么样的。”

Steve总算意识到问题的关键,“爱情?争取?”

老人也一脸诧异地抬头看他,“我消息落后了吗?你们已经……成了?”

我们的确已经成了。Steve捏着牛奶盒不知如何回答。可这是个秘密。

美国队长突然有个奇怪的念头,大家关注的并不是局长所说的他和战友伙伴如何重新恢复到以前,而是他如何追上旧日好友?不,他的确是想过或许以后有一天他得去追Bucky,但为什么所有人似乎已经提前想象了这一过程?

老人掏出手机戳了几个键很快接通了某个电话,“Sara!我是爷爷,哦哦没事,我只是好奇你上次说的美国队长如何了?……是吗……天哪……我也想你。再见。”

老人放下饮料瓶,激动又诚挚地握住Steve的手,“我没想到,哦,恭喜你,队长,原来你已经和那个Bucky在一起了。哦,恭喜你。”

美国队长手中捏着的牛奶盒终于不堪重压地崩溃了。

 

美国队长的假期总是因为各种突发状况而意外终止,这一次也不能例外。

他脑中不可避免地冲进各种杂乱的念头,例如大家都知道他和Bucky在一起?例如这个秘密怎么传出去的?例如为什么会有人觉得他在追Bucky?

他哭笑不得地回忆起这段时间以来的各种细节,可实在是想不起什么地方出了差错,或者他与其他人根本就生存在两个世界?

Steve回到复仇者大厦,正遇到坐在休息室里的Fury局长,他盯着对方一时说不出话来。

“队长。”Nick惊讶地看着他,“你的假期难道不是昨天刚开始?”

“局长,我只想知道。”Steve深吸了一口气,“你之前说大众比较关心我和Bucky之间能不能回到以前的感情?”

Nick愣了一下,然后深沉地支起胳膊,将两只手搭在一起,“没错。”

Steve抬了一下下巴,拧起了眉毛,“可为什么我接触到的人关心的是我是否追上了Bucky?”

“那么,很显然。”Nick谨慎地开口,“我们对大众的思维方向理解有偏差。”

美国队长并不擅长玩文字游戏,他只是震惊于在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外界对于他与

Bucky之间的感情已经有了完全扭曲的认识。

“看看这是谁。”Tony端着一杯酒走进来,“队长私奔回来了?”

“我只想知道,你们都认为我一直在追Bucky?”

“难道不是?”Tony一脸错愕,“你们现在不是在一起了?”

美国队长发现要说明这个问题将会很困难,他不知从何说起地叹了口气,“虽然是这样,但恐怕其中有一些误会。”

 

27

“好吧。”钢铁侠摊了摊手,“首先,因为大家都知道你和冬日战士七十年前是一对恋人。”

美国队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和Bucky七十年前是一对恋人?!”他看向接到重要会议通知而赶来的伙伴们,“请问我是唯一一个不知道这件事的人吗?”

Bruce给了一个遗憾地眼神。

Clint也同样不敢相信地反问,“你和Bucky七十年前不是一对恋人?”

Steve沉默地看着他。

Clint像是一直以来赖以生存的信仰受到了毁灭性的颠覆,“你一直在博物馆等他,风雨无阻,你和他彼此对视很久,他对你做什么你都心甘情愿,你们当年亲密无间出双入对,Natasha给你介绍了那么多姑娘你都无动于衷……”

“听起来确实是这样。”Steve并不认为这番话有什么不对,“可这怎么了?”

“Hey,Hey,我问过冬日战士你们的关系。”Tony猛然想起了铁证,“我问他,”他举起手重复了一下那个手指穿圈的动作,“你们是否是这种关系,他承认了。”

美国队长震惊地说,“这难道不是他捅了我的意思?”

Tony、Clint、Bruce、Nick、Thor:“……”

Natasha捂住额头,“天啊……”

Coulson扶着沙发靠背,“所以队长,你们七十年前……”

“是最好的伙伴。”

“所以我建议你们住到一起利于恋情发展——”

“我们以前就是同一个宿舍。”

“你带冬兵去博物馆——”

“带他去看以前的影像。”

“你说你们晚上没有保护措施——”

“Bucky晚上会做噩梦,他曾经要求我把他绑起来。”

“等等,”Tony简直是匪夷所思,他拿过酒杯将余下的半杯酒爽快地大口喝下,然后才缓了呼吸问道,“为什么你每次对于我们,故意给你们俩制造二人世界那么感谢?”

“……我,”Steve对于这么多的阴差阳错感到无从解释,“我以为你们是在帮我照顾Bucky,恢复Bucky的记忆。”

“你说……”Clint努力回忆着,“你说欠了他一个牵手,你说你会一直等着他,你说他是你的Bucky……”

“是我说的。”Steve坦然而正直,“这有什么问题?”

这世上的误会竟也会巧妙无比。所有为了他而做的包容、付出、悉心准备,在其他人眼中竟是最缱绻的爱意;所有对他的歉意、承诺、信任陪伴,在其他人听来竟是最甜蜜的情话。

或者某些感情从来如此。

 “你们,”美国队长轻声道,“都以为我和Bucky是相爱很久的恋人。”

Tony忍耐不住补充道,“是全美国都以为你和Bucky是相爱很久的恋人。”

Thor在一边轻咳了一下,“还有阿斯加德。”

Steve无言以对,“为什么没有人说?”

Natasha挑了下眉,扁了扁嘴,“一开始怕打扰你,后来……你说你想要秘密恋爱。”

哦,是的,他希望秘密恋爱。很配合。

“……”美国队长完全说不出感谢。

“所以说,”Bruce总结道,“你和Bucky真正在一起的时候,是看完电影之后。”

“……是的。”Steve回忆了一下那场电影,正是因为那场电影,才让他认清了自己的心意,他仍然清楚地记得Bucky向他表白的时候——“我想问一下,”他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甚至于某些事也丝丝缕缕的得以挂上等号,“如果你们都认为,我和Bucky七十年前是恋人,所以你们一直都觉得,Bucky忘了我是……”他用一种“不会吧不可能吧千万别是这样”的眼神看向他的伙伴们,可惜的是复联者一众都以“对不起就是这样我们都是这样想的不止我们这样想大家也都这样想”的眼神回应他。

“我们都觉得,”Clint艰难而勇敢地开口,“他忘了你的感情忘了你们俩相爱的过去。”

接下来的几分钟时间内,美国队长有幸旁听了一个两个男人之间可歌可泣感天动地撕心裂肺不离不弃跨越时空的爱情故事:故事里的男主角那么深情,他与他的男朋友相爱于战火纷飞的年代,相互支持相互依靠,在枪林弹雨中彼此凝望,在遍布鲜血的战场上情绪暗生,在胜利的战役后确立关系,他们深爱着彼此,却无奈被恶势力分开,男主角冲冠一怒,荡平敌军,却再也找不回他爱的人。男主角悲痛啊,宁愿一睡不起,却又为了这个世界而醒来,他孤单的生活着,不去理会任何人的崇拜与追求,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自己七十年前的爱人竟然还活着!哦,与他分离了七十年的爱人啊!他愿意为他付出生命!可造化弄人,心爱的人虽然未死,却忘记了他们之间的山盟海誓!男主角隐忍地守护者,沉默地等待着,不去提及一言一语地继续爱着,只等对方慢慢将他记起。终于,他的爱人虽然没有想起过去的爱与承诺,却重新爱上了男主角,他们,终于可以继续这一场天长地久!

太感人了。

如果Steve不是那个匪夷所思的男主角的话,他一定会鼓掌的。

他哑口无言地听着Clint如释重负心情复杂地感叹,“队长,你知道我们这段时间来有多揪心你们的进展吗?”

事已至此,美国队长终于明白了那些积极鼓励的真相。

他还记着那些激情澎湃的言论:“美国队长加油!”“不要放弃!”“冬兵会好的!”“希望冬兵快些想起来!”其实通通都蕴含着另一层意义。

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所以,Bucky也是这样认为的?”

大家沉默地飘开视线。

Steve点点头,鼓起了胸膛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出,“有人……告诉了Bucky……我和他七十年前就在一起这件事?”

 

Sam今天的任务不是很顺利。

他拿着线索辗转多日终于找到的地址竟然已经人去楼空,关键人物只给他留下了一室狼藉。

他忍不住爆了粗口,失望地往回走。算了,回去喝一杯,可惜队长不在。好吧,事实上即使队长在总部,也并没有什么用,谁能从冬日战士身上分走美国队长的注意力呢?

他自我打趣着,哦,与重新开始的旧日恋人甜蜜的假期,这么想着然后忍不住露出羡慕又满足的微妙笑容来。其实没有谁,对,他就敢这么说,没有谁会比他更希望美国队长得到幸福了,虽然一开始敌人变恋人这个设定有些难以接受,不过任谁见过队长凝视Bucky旧照的样子都会不忍心的。他可是队长的得力搭档,见过太多次队长私下的模样,更陪伴着队长寻找了太久心心念念的人。

真希望这个假期可以让队长得偿所愿。Sam不是那么想承认,但实际上他真的开始能够理解网民们的心情了,美国的头等大事,啊哈,精准。

Sam任务进度停滞不前的坏心情变好了一些,他走出电梯,往休息室走去,思考着来一杯什么酒。

“Hey,今天人这么齐啊。”Sam惊讶地打量了一圈坐在沙发上的朋友们,挑了一瓶酒举着杯子咬出瓶塞,然后迟缓地重新去看某些面色复杂的人,“你们……怎么了?”

Tony何止是面色复杂,已经是面带同情。

Sam停下手里的动作,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跳如擂鼓,“打扰一下?”

Clint懊恼地捏了下鼻子,“Sam,我觉得有件事得告诉你。”

Sam一脸无所知地应着:“哦……”

Clint清了清嗓子,“其实我们误会了,队长和冬兵并不是旧日恋人。”

Sam:“……”

Clint接着道,“然后队长知道是你告诉冬兵,他俩是旧恋人。”

Sam:“……”

Clint语气尽量轻快起来,“哦,然后你知道,冬兵就去跟队长约会告白在一起了,哈哈哈其实你干了件好事歪打正着殊途同归成就了一对天作之合!”

Sam:“……”

Tony拍拍手,对他露出一个迷人地招牌微笑,“你真是棒。”

Sam面无表情地开始倒酒,直到酒水从杯沿溢出,然后举起来一饮而下,他将酒杯砰地放到桌子上,喘了几口气,把酒瓶抱进了怀里,“局长,我申请休假。”

————————————

TBC

下一章就开始试图澄清误会了【大概

 
评论(55)
热度(152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