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nswer is you EC甜饼 12

12

很难说现在是种什么状态。

Charles觉得自己根本就是被囚禁了起来,尽管他在Erik的家里不管做任何事都不受限制。

他猜不透Erik的想法,但至少能确定,这世上不会有人比对方更想要令自己恢复正常,他也只能选择配合。

“所有的身体指标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Erik将体检报告摊开在桌子上,展示给蹲在一边的Charles猫看,“当时跟你对战的变种人我试图找过,不过对方藏得很好。”

Charles走过去细细地看“自己”的检查报告,所有的数据都很平稳,他的身体并未受到任何损伤。

“你有什么想法吗?”Erik看着Charles猫,他其实仍不是很习惯对着一只猫说话,这场景说不定看起来像是疯了。

Charles摇摇头,他并不是不知道像他们这类能力的变种人是可以意识转移的,但跨物种这个级别却根本没有人会尝试。

Erik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我前段时间一直在联系一个通灵者,据说可以唤醒人沉睡的灵魂。”在得知Charles意识转移到宠物猫身上之前,他面对沉睡的Charles,一度无措到任何一点儿相关的可能性都想要尝试,他猜测着Charles的意识会不会因某种意外而被封锁住了,所以在得知联系到了那个所谓的通灵者后,急不可耐地就将Charles从X学校里连夜带了回来。“大概这两天就会到。”

Charles点点头,虽然听起来不靠谱,但或许有一个可能会成功。

“你贴近自己的身体的时候没有任何感觉?”

Charles戳着键盘:没有。

被提及到感知自己的身体,Charles忍不住丧气起来,他垂下胡子,又胡乱踩了几个字母泄愤。

Erik盯着乱踩的Charles猫的小脚掌,心里微妙地觉着可爱。

他为Charles猫与沉睡的身体之间毫无感觉而感到问题棘手,却又想要去捏捏Charles猫的肉垫。

Erik掩饰性地转移了视线。

门外响起敲门声,进来的人向Erik汇报着近期变种人的形势以及哪个地方又产生了与人类的冲突,他说着说着却猛地停了下来。

Erik正听得认真,因突然没了下文而皱眉看向对方,却发现对方正盯着Charles看。

“怎么了?”

“Magneto……这只猫好像在听我们说话。”

始终站在桌子上的Charles闻言而后退了一步,在Erik面前暴露了身份而相处了一阵子,他竟然都忘了该有的伪装,就这么安静而专心地看着来人听了半天。

“……或许吧。”Erik不甚在意地一把将Charles从桌子上捞起放到腿上,手掌按住想要挣扎的Charles,一下一下地抚摸着他的后背,“但他能听懂什么。”

“Magneto,你应该谨慎一些,这只猫刚才的表现太不正常,你没看到它盯着我看的样子……”

“你想多了。”Erik捏捏Charles的后颈,“我已经养了他很久了。”

手掌下的Charles配合地窝在了Erik的怀里,轻声喵了几下,在Erik的揉捏下,将尾巴缠到了Erik的小臂上。

即使知道Charles不过在配合自己,Erik仍因这样的亲昵而面带微笑,他感受着毛茸茸的尾巴在小臂上的缠绕,Charles的尾尖轻扫着皮肤,微微地痒着,暖暖的肚皮就贴在大腿上,乖顺的任自己抚摸。

“你可以走了。”

“……知道了。”

Erik低头看着眯起眼睛的Charles,直到旁边的人走出去并关上门。

他犹豫了一下,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可Charles却维持着趴在自己腿上的动作。

“Charles?”

Charles猛地抖了抖耳朵,然后迅速从他的腿上跳了下去。

Erik心里不可抑制地失落。

他盯着跳到一边抖着自己的毛发的Charles,无法停下这是被疏离被划清界限被嫌恶的阴暗想法。

Charles用力甩了甩尾巴,低着头在心里唾弃自己。他不只是在配合Erik,他是真的喜欢被这样抚摸揉捏。他早就已经感觉到他无法抗拒被这样对待,只是以前对方并不知道真相,现在在一切都明明白白摊开的时候,他那不听话的尾巴简直令他恼怒。

他又不满地甩了两下尾巴,抬头去看Erik的反应,却看到对方一脸阴沉地向卧室走去。他在原地愣了几秒,便跟了过去。

Erik走到床边,低头看着躺在床上的“Charles”。

Charles猫跳上床,不明所以地看着Erik。

Erik伸手捏住了“Charles”的下巴。

Charles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Erik干脆地俯下身吻住了Charles的嘴唇。

 

——————————-

TBC

随缘又崩了……上不去……

 
评论(86)
热度(32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