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ling 盾冬治愈文

简介:因为记忆混乱,Bucky处于两种记忆模式,70年前模式和冬兵模式,然后被治愈。


---------------------------------------

Healing

1

Steve结束每日例行锻炼,回到大厦的时候,正看到平日里严肃公式化的女特工们围在一起热烈地面带红光说说笑笑,这情形实在难得,Steve不自觉多看了几眼,然后就被注意到他的Natasha招呼过去。

“队长!”Natasha微笑着招手,“来这儿一下。”

哦,不。Steve面上带着笑意点点头,脚步却犹豫着放缓。Natasha一直都致力于给他介绍各种姑娘,不厌其烦。他了解她的好意,但这样公开的场面实在是有些让人心生尴尬。他想是时候跟对方说一下他不着急,更为确切的说法则是,他早就有一个放在心底的人。

“队长,看这个。” Natasha把他拉到旁边,女特工们笑着互相让了让,在队长面前将外放的欢喜收了一下。

“什么?”Steve注意到他们围着的桌子上,放着一块……塑料板?上面画着各种繁复的图案和指向文字。

“很有趣。”Natasha将一小块水滴形状的小板子递给他,期待地指指那块板子,“占卜板。”她故作神秘地停顿,上挑了一下描画精致的眉梢,“对你最近的恋爱运的预测很灵验。”

Steve审视着这款塑料板,和手中的这块中空且嵌入了一个指针的水滴状指示板,觉得自己明显不适合进行这个充满粉色气泡的游戏。他将指示板递回给Natasha,“我想还是把机会让给女士们。”

Natasha显然不打算接回来,她抱着胳膊头一侧,“别扫兴,队长。”

Steve在心里叹了口气——这无伤大雅——好吧,他配合地将指示板放到指定位置,转动,所有姑娘的目光都炙热地盯着那块旋转的小板子,然后在它停下时小声地感叹,接着积极地按照中间指针的指向图案和水滴状略尖那一头的指向图案展开了讨论和分析。

Steve不自觉也跟着期待起来。如果真的能占卜到什么……

“哇哦!”Natasha扭头惊讶地盯着Steve上下打量。

“怎么?”Steve努力让询问的声音显得自然。

“占卜显示你的好运即将到来。”Natasha拍拍Steve的肩膀,意味深长,“出去转转吧。”

 

相信一个少女占卜玩具恐怕不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特别是他这个年龄的男人。

Steve这样想着,终于决定把最后一点儿咖啡喝完,起身往家走。比起在街上等待他虚无缥缈的好运,不如回家,坐在书桌前安静地翻阅一本书,或者拿起速涂本画一下窗外的场景,短暂的休息几天,再接着出去寻找Bucky。

Bucky……

Steve叹了一口气,却在扭开门把手的一瞬间崩起了全身的神经。

房间里有细微的,纸张翻动的声音,隐隐约约有光线从门缝漏出。

Steve停在原地。

他确认自己开门的声音绝对不算谨慎——谁也不会无缘无故小心翼翼开自己家的门,所以能够在不破坏门锁的情况下进到他的家里,并且在听到自己开门的声音后还淡定自若依然翻动他的书本的人,到底抱着什么目的,又是什么来头?如果这是个圈套,又如何确定自己会独身进去?

Steve越想越觉得匪夷所思。

他右手依然握在门把手上,左手摸到裤兜里的通讯器上——

“Steve?”

美国队长左手僵在通讯器上。

Bucky的声音。

从房间里传来的是Bucky的声音。

美国队长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陡然加快了些许,却仍克制着自己不要冲动。

刚刚那不是录音,是人声,不像仿的……

“Steve?你回来了?”

Steve终于忍不住轻声询问,“Bucky?”

房间里传来一个人的脚步声,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Steve诧异地将门整个推开,然后看到冬日战士走了过来。

美国队长不确定该如何面对这个场景。

金属臂,厚重的制服,的确是冬日战士。但是……他的及肩发被扎到了脑后,并且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就像那么多年以前那样。

“Steve。”他仍像以前那样上扬着唇角,像是那曾经的无数个训练归来的傍晚,“我猜你还没吃晚饭?”

 

Steve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是的,他常常想象着如果找到Bucky,要如何带他回来,帮助他进行心理治疗。可他从没有想过对方会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出现在面前,安然无恙,笑容依旧,仿佛冰封与血腥的那些年生生被抽到了另一个空间。

“怎么了?”对面的Bucky也察觉到不对劲,谨慎地停下动作,“你看起来并不高兴。”

“不……我很高兴。”Steve轻轻摇了摇头,然后随手比划着对方的穿着,“只是你的打扮……”

“哦。”Bucky闻言耸肩,拽了一下衣领,“我并不知道……”他的脸上呈现出困惑,他拧起眉毛似乎开始思索,然后突然捂住额头闷哼一声。

“Bucky!”Steve焦急地几步迈过去扶住对方。

Bucky粗喘了几口气,压低了声音,“Steve,我觉得很奇怪,我好像忘了很多东西,我只记得我来找你,在等你回来……”

“好了,Bucky,放轻松。”Steve让他坐到沙发上,蹲在他的面前抬头看他,“我知道。”

“你知道?”Bucky惊讶地看着他。

“没关系,我会找人治好你的。”Steve沉稳地保证着,“这都是九头蛇……你还记得九头蛇吗?”

“九头蛇?” Bucky的脸上出现了片刻的迷茫,然后恍然一愣,再低头看向Steve的时候眼睛突而瞪大。

“Bucky?”

Bucky猛地一拳直击Steve面部,“我不是Bucky!”他站起来看到周围的环境时犹豫了一下,下一秒就不管Steve说着什么,干脆地破窗而出。

Steve捂着鼻子追了几步,便停下了脚步。

 

2

“我不能确定这是什么情况,除非见到他。”Bruce认真地阐述自己的观点,“但就你的描述来看,他的记忆似乎出现了混乱。我猜他可能是由于什么刺激而导致所有的记忆都回到了以前。”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Steve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又充满期待地看向博士,“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Bruce手指在桌面轻敲了几下,“队长,你得尝试将他带过来。”他补充道,“我会尽力查出问题所在。”

 

Natasha在走廊上与队长擦肩而过的时候,回头叫住了他。“队长,最近很少看到你,是我的错觉?”

Steve摊手微笑,“我想并没有?”

Natasha疑惑地打量着对方,突然想起了什么,笑得充满调侃,“难道占卜灵验了?”

占卜?Steve愣了一下,而后想起那次即将到来的好运。

Steve微笑着点头,“我希望。”

希望他今天仍会到来。

队长满怀期待地打开房门,可惜只有一室安静。他有些失望地走到书桌前,看着自己故意摊开摆放在这里的,Bucky的画像。如果他在他不在的时候来过,看到这些,也会对他有帮助吧。

没想到这本画册会以这种方式第一次展现在Bucky的眼前。

Steve手指划过素描中Bucky的脸。

 

然而冬日战日下一次出现是在美国队长的公寓楼下。

彼时Steve正跑下楼打算晨练,刚拐出楼道口就猛地止住了脚步。

依旧是冬日战士的着装,厚重的靴子与制服,脑后扎着小辫,金属臂揽着装长面包的纸袋。看到Steve走出来,Bucky笑着向他挥手,“Steve,我猜你这个点儿也该出来跑步了。”

他身后三三俩俩的人群行色匆匆,车流不断,杂乱色彩却恍惚着褪变成单调的砖墙,背景逐渐转变为尘土飞扬的操场,集训士兵喊着号子步伐整齐地跑过,他的头顶,分明有那么一顶歪戴的军帽。

Steve缓慢地笑开,“是啊。”

他的脸上漾起和缓的弧度,目光中是怀念与眷恋。他大步走过去,就像是曾经做的那样,走到他的身边,侧头,“走吧,Bucky。”

走吧,Bucky。

我们走吧。

Steve咽下心口的一点儿酸涩,从Bucky怀里抱的纸袋里掰下一块面包,片刻思考,“你这是从哪儿来?”

Bucky笑着拿出被Steve剩下的那一块儿,随手往后一指,“就从那边过来。”

Steve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我总觉得……” Bucky拿胳膊撞了一下Steve,“我很久没见过你了。”他说着转过身,面朝着Steve倒退着走,“你最近去哪儿了?”

他说的很随意,像是他刚刚结束了一场战役归来,又像是他刚从某地的胜利庆典上回来,他们很久没见,询问着彼此的近况,交流着最近的见闻。

然而,他们确实已经,很久未见。

他去了哪儿?

他独自前往了70年后的现在,却不曾想过会遇到70年前的他。

他们相隔了70年的光阴,在此地重聚。

“我其实哪里也没去。”Steve这样回答,“大概最近训练比较密集。”他顿了一下,“你呢,最近在做什么?”

Bucky闻言将剩下的面包几口塞进嘴里,鼓着腮帮咀嚼,摆出认真思考的表情,然后迟疑地吞咽了下去,“我……不记得了……”

Steve想起博士的话,“Bucky,我想带你见个人。”

“谁?”Bucky怔愣着看他。

“你听我说。”Steve停下脚步,双手握住Bucky的肩膀,“你的记忆力出现了问题,我要带你去见Banner博士,他会帮你。”

“我的记忆?” Bucky犹豫地看着Steve,“是什么意思?”

Steve紧张地观察着Bucky的状态,“其实你忘记了很多年,Bucky,你经历了很多事,但是你不要担心,你会记起来的……”

Bucky却在此时像是被触动了什么开关,猛地后退开去挣脱开Steve的双手,双眼发红地盯着他,“我会记起来的……”

“Bucky!”

Bucky突然闭上眼,再睁开时眼中逐渐充满不知所措地震惊。

“Bucky……”Steve试探着叫他的名字。

Bucky低头看向怀里的面包,仍松软着散发着甜美的香气,他愤怒地将面包摔到地上,脑后的小辫子因为剧烈的动作而一翘一翘。他嘴角仍沾着面包屑,因感到不适而一把抓下脑后的皮筋一起摔到地上,生硬地开口,“谁是Bucky!”

 

“所以说。”Bruce推了下眼镜,“他一听到想起、记忆这种词,或者是跟影响他记忆有关的九头蛇相关的词语,就会回到冬兵状态——我们暂且叫他冬兵状态。”

“是这样。”Steve点头,“我不能再明确地告诉他需要做什么。下一次我会直接想办法带他过来。”

 

可美国队长没有想过,下一次见到冬日战士的时候,会是在战场上。

Bucky带着九头蛇的余部与己方激烈地交战。

Steve冲过去举起盾牌接下Bucky的一拳,大喊着,“Bucky,是我!”

冬日战士绷着脸又补了一拳。

“Bucky!”美国队长用盾牌使劲将Bucky阻退几步,飞腿试图将对方铲倒,却被对方跳起躲过,紧跟着侧身避过斜刺过来的小刀,“你不是他们的人!”

“闭嘴!”冬日战士烦躁地扑过去将美国队长扑倒在地,金属臂与盾牌碰撞出火花,展开手掌呈爪状用力抓向美国队长的脸。

Steve侧脸躲过去,金属手指擦过耳际深陷入地面,他按住尚未拔出的金属手,猛地翻身,双腿夹住冬兵的腿,另一只手抓住冬兵另一只手的手腕,全身将对方压在地上,“九头蛇!你失忆了!洗脑!你记得我!”

“闭嘴!”冬日战士怒吼着挣扎,抬头向美国队长撞去,却被对方直接用胸膛抵住,狠狠地压着,错过脑袋贴到自己耳边,“Bucky,是我。”Steve努力思考着关键词,“失忆,记忆,想起,我是Steve Rogers……”

队友们逐渐制服其他九头蛇成员,诧异地看向肢体纠缠的两个人。

“我从来没看过这么感人的交战场面。”Tony脱下盔甲,擦着汗翻白眼。

“需要我回避吗?”Clint不确定地看向博士。

博士则一脸认真地研究观察,“理论上应该跟记忆有关,或者提一下九头蛇有关的记忆?”

雷神收起锤子随手搭在肩膀上费解地看着这一幕,“这是……什么意思?”

“他的失忆投敌好友。” Natasha简明扼要地总结。

“Bucky,你记得我的!你只是被洗脑了!”

“闭嘴!”冬日战士竭尽全力地将Steve掀开,手撑地翻到一边,“谁他妈……记得……”

他的话就此而止。

Steve眼睛期待地亮起来,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

Bucky急促地喘息了下,站起来,眨眨眼,眼中短暂地失神,然后又聚焦到美国队长身上,“S……Steve?”

“……Bucky。”

Bucky再次喘息了下,晃晃脑袋,困惑地抓抓了头发,“Hey,我的头发好像最近长得有点儿快?”

美国队长放松地笑了。

“刚刚好。”他将那日对方遗留下的皮圈递过去,看对方挑眉接过去,几下将长发扎成一个小揪,然后对着自己露出熟悉的笑容。

如若占卜有灵,那么,这就是我所有的好运了。

 

3

Bucky看起来还没有从之前的战斗状态中脱离。

他慢慢地恢复着呼吸,紧接着又朝Steve笑笑,“感觉刚刚打了一架。”

Steve没有接过这个话题,而是拍拍Bucky的肩膀,向他介绍起旁边的人,“这是Clint,这是……”

Bucky看起来有些惊讶,却还是很友好地和对方打了招呼。

“这是Bruce。”Steve看向博士。

Bruce伸出手,“你好。”

Bucky握了一下他的手,“你好。”

“我经常听队长提起你。”Bruce很谨慎却尽量随意地开口道,“我得说,我听过不少你们的事。”

“是吗?”Bucky意外地挑高了眉毛去看Steve,“我希望是好话?”

“当然。”Bruce观察着他的表情,“关于作战中你如何英勇。”

“他把我说的太好。”Bucky低头笑起来。

这是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的平稳状态。

博士与冬兵的对话并没有持续太久,或者这已经足够做出判断,也或者是因为队长的目光太过专注与渴望。

无法不留一个单独的空间给他们。

“你的新队友看起来很好。”Bucky放松地倚着沙发靠背,“我想这会令你执行任务的时候顺利很多。”他这么说着又翘起嘴角开起玩笑,“总觉得没有我在你身边你也可以过得不错。”

“不会。”

Bucky扭头看他。

“不是过得不错,只是过下去。”

Steve有一瞬间的恍惚。

就好像与他对话的是七十年前的Bucky的虚影,对方跨过时间来确认他独自一人的生活。

他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了,却始终滚动着喉结将那句“你别走”压在心口。

Bucky立刻察觉到了对方挣扎的情绪,他侧过身盯着Steve,就像以前那样放低了声音,搭着对方的肩膀,手下稍微用力捏了捏,“Hey,伙计,发生了什么事?”他眉间耸起担忧地纹路,“你知道你可以告诉我。我可以陪你聊一整夜。”

一整夜。

这听起来如此漫长。

“我没事。”Steve看着他开口道,“只是更习惯你站在旁边。”

“我是最佳副手,不是吗?”Bucky望着他笑了,眉眼温柔,“大兵,我负责掩护你,你旁边那个位置,你身后那个位置,是我的,我会一直看着你。”

Steve终于忍不住抬手覆在对方搭住自己肩膀的手背上。

那个位置一直在那里,空了那么久。

因为早已经满了。

Bucky却在这时看向Steve的手——或者说是自己那只被Steve按住的,金属手。

“Steve……”Bucky将手抽出来举在眼前,张开手掌震惊地看着,“我的手……”

“Bucky……”Steve只停顿了片刻,就站起来大声呼喊博士。

“Steve……”Bucky的目光茫然起来,他看着Steve,又看向闻声冲进来的博士,猛地倒退了几步。

“Bucky Barnes?”Bruce试探性地叫着他的名字。

Bucky下一秒却握紧了拳头。他瞪大了眼睛仿佛就要窒息一般,紧接着又大喘了一口气。

“Bucky……”Steve将对方一把搂进怀里。

“Steve,我得见你……”Bucky小声说着,微微地颤抖着,像是拼命抵抗着什么,“我得找你……我记不起来了……”

“不要紧,Bucky,你会想起来的,你会的。”Steve重复着肯定着,却在片刻后猝不及防被推到了一边。

Bucky——冬日战士,慌乱不安地站在一边,他打量着队长和博士,最终还是将焦点定格在了队长身上。

“Bucky Barnes?”Bruce再次重复。

可冬兵并没有看他,他只是盯着队长,困扰而紧张。

“Bucky?”Steve意识到了什么,他满怀希望地注视着他,“Bucky,你记得我?”

冬兵依然没有说话。

“Bucky,我是SteveRogers。”

可是当队长说完这句话之后,冬兵便跑了。

 

“他在努力记起我。”Steve看着窗外,平静地看不出情绪。

“有什么藏在他大脑深处的事致使他一旦接触到记忆关键点就会切换到过去的军士状态。”博士思考着,赞同队长的观点,“他正在记起你。”Bruce拿笔在本子上写了几笔,“虽然现在的状态是不稳定的,我们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但乐观的是,只要他想起什么或者回到军士状态,一定会来找你。”

队长沉默了许久才开口,“他会一直这样吗?”

“队长,他正在记起你,如果他恢复记忆,将不再存在所谓的切换状态。”Bruce将本子合上,斟酌了一下用词,“如果无法完全恢复记忆的话,我倾向于如果他完成了他想做的事之后,军士状态就不会再出现了。说到底,他是潜意识的渴望以及记忆断层造成的混乱,并非双重人格。”

有些事,是再冰冷再决绝也无法磨灭的执着。

Bucky,你想做什么呢?

 

冬日战士再次消失了。

Steve按照仅有的线索不停地奔波着寻找着,城市一下子变得很大,有那么多角落似乎留下过对方的痕迹。

可总是差一点。

Steve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时间不算太晚,街道上仍然不时有结伴而行的人,商厦的灯炫耀地闪烁着,天色终究是慢慢地暗了下来。

这些都与他无关。

与他有关的那个人此刻大概正藏在某个地方,独自挣扎。

Steve无法去细想当记忆嘶吼着剥离或者涌上是种什么样的感觉,是一瞬间的狠戾如刀割,还是数秒下的寸寸刺痛。

他不能想。

Steve踏上楼梯,感应灯应声而亮起,像是一点儿不寂寞的回应,台阶没有很多,走廊不算太长,每一户房门紧闭着,有各自的生活,不肯泄露一丝一毫。

安静的寒冷。

Steve站在家门口,将屋门打开。

灯光却就这样突然而肆意地狂奔而来,措手不及地打在他的身上,仿佛有了实质一样瞬间包住他的全身,猛烈地燃起热意。

Steve急促地吸了口气,却是僵硬地站在门口往里面看去。

Bucky似乎是趴在桌上小睡了一会儿,此时因为声响而抬头看过来,头发胡乱地被扎在脑后,侧脸上还有衣服褶皱的痕迹,慢慢眨了几下眼睛,“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Steve嗓子里干涩得有些疼,他下意识地放轻了声音,“我去找你了……我找了你很久……”

Bucky笑起来,灯光落进他的眼睛里,“我一直在家里等你。”

 

阳光下青草坪他枕着手臂翘着腿说着梦想,战场上枪火中他坚定地站在身边说着明天,人群中喧嚣里他回身敬礼说着未来。

 

他从未食言。

他来了。

 

“Steve,我一直在家里等你。”

 

4

Steve坐在Bucky旁边,盯着他不说话。

“你怎么了?”Bucky看了Steve片刻,转而叹了口气,“我知道现在的形势不算好,Steve,这不是你想要的……”

Steve没有回答。

“我们很久没有这样聊天了吧。”Bucky胳膊搭在桌子上,有些怅惘。

Steve凝视着Bucky,细细地看过他的发迹,被别到耳后的乱发,眉毛,眼睛,鼻子,带笑的嘴角,冒着青色胡茬的下巴,一遍,两遍,三遍。

“你到底怎么了?”Bucky皱着眉头,他思考了一下,接着语气中带了不满,“他们要你做什么?”

Steve终于开口,“Bucky,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会支持我的。”

“当然。”Bucky严肃起来,认真地继续说,“我知道你有你的想法和道理,我相信你的判断,Steve,不管怎样,我会跟着你。”

然而这番话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Steve的放松或者释然,相反的,他看起来更为的……疼痛。

深深切切。

“Steve?”

Steve沉默了片刻,“Bucky,你来找我做什么?”

Bucky愣了一下,“我只是……来找你。”

Steve缓慢而不容置疑地再次开口,“Bucky,你来找我做什么?”

Bucky看起来茫然了一些,他喃喃地说着,“我来找你……”他像是陷入了什么漩涡,眼神不安地飘动着,紧接着猛地一惊,“Steve,我来找你,我得见你……”

“我知道。”Steve按住他的肩膀,等着他,“Bucky,你得想起来。”

你得想起来,Bucky。

不要再留在混沌中反复挣扎,不要再去忍受记忆更替的痛苦。

那些阴晦的泥沼、折磨的混乱都不属于你。

“想起来,Bucky。”

Bucky突然大力挣开Steve,他站起来却立刻被Steve抱进怀里。

Steve知道他已经回到冬兵状态了。

可那又怎么样呢?

“我知道你已经想起我了。”Steve禁锢住冬兵的胳膊,“你会想起来的。”

“我……”冬兵喘着气,却没有再拼力挣脱。

“如果你想打架,我陪你打。”Steve一刻也没有放松,“但你不能走。”

我不会再让你走。

冬兵看起来有些筋疲力尽,他额头渗出细汗,甚至开始站不稳。

Steve抱着他一起跌坐到地板上。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彼此的呼吸声,以及压迫着胸膛传来的心跳声。

纷杂的回忆像浸了水的纸片,断断续续模模糊糊。

“……Steve……Rogers……”

“是我。”

“我不清楚……”

“没关系。”

没关系,Bucky。

Steve稍微松开了些,Bucky犹豫地动了一下,然后离开Steve的怀抱坐到一边。

他垂着脑袋,头发在刚才的挣动中已经散开,挡住了他的视线。

他们很长时间里都没有再讲话,只是静静地坐着。

他们都在等待。

然后冬兵轻声开口,“我记得我来找你。”

Steve一瞬不瞬地注视着他,等着谜底揭晓。

到底是什么?

冬兵继续说着,声音低哑,“我有意识,我知道得来找你。”

 

他空白的脑海中仿佛一直有一个梦,被结结实实地藏在最深处,压着盖着,秘密却完好地封存着,直到见到美国队长的那一刻,经年的尘土才被吹动,有什么疯狂地就要破土而出。

他应该记得他的。

他恍然地想着,不受控制地追踪到美国队长的公寓周围,暗中观察着对方。

他甚至也努力地尝试过回忆,却总也无法触及到刺在心口的那一点。

被什么无助又无措地阻隔着,疼痛着,紧抓着荆棘不肯平息。

直到终于有一天他看到仿佛是他自己的一张旧照片。

旁边是笑容满面的美国队长。

然后那个晚上,他骤然落入无边的梦境。

那好像是一场战斗,他跟在美国队长的身边,他们追击着谁,在一辆行驶中的火车上。

有子弹从身边擦过,猛烈的山风从大开的车厢豁口呼啸着灌入。他的头发很短,后脑勺都是汗。

“Bucky!”

美国队长喊着这个名字,抓着他的手臂将他带到一边,另一只手举起盾牌护在前面。

Steve……Rogers。Steve。

他看着对方被打到一边,于是果断地拿起盾牌举起枪,将火力引导到自己的方向。

因为他得保护他啊,说好了的。

他不断地开着枪,眼睛都不敢去眨,然后发生了什么事?

下一个瞬间他就抓着残损的铁杆,身体悬空在火车外。

“Bucky……把手给我……”美国对战站在豁口边缘尽力探出身体,向自己伸出手。

于是他也拼命地向他伸出手去。

拼命地,拼命地拼命地伸出手去。

他那么想抓住他。

他们之间到底相隔着多远?不管是多远,那就是永远了。

铁杆就这样断了。

“Bucky!!”

四周白茫茫的一片,似乎是雪山吧。他急速往下坠落,火车越来越远。

山风更加猛烈了,夹带着刺骨的寒意不顾一切地钻进他的四肢百骸,可他却努力地想要再看一眼。

再看一眼他的Steve。

对不起,Steve,我丢下了你。

我那么用力地保证会跟着你。

我那么想要告诉你,我爱你。

 

5

两边的风景模糊成一体,可他的脸却清晰起来。

他们一起度过了那么多年,在风中大笑,也在雨中奔跑。他们穿过人群互相打气,也在热闹中仰头看烟火。他陪着他经历过低谷与挫折,也得以骄傲地望着他站到高处。

他知道他的理想,他欣赏他的画作。

他离不开他,他有那么多与他有关的小心思。

他一直在等,等战争结束,等他们回到布鲁克林,等一场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约会。

然后他会告诉他,“Steve,其实我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想要告诉你。

荒凉的梦境消退。

Bucky猛然惊醒,眼角带着湿意。

梦里的一切消失无踪,那些细节与画面仿佛从没出现过,只留下心里找不到目标的空无。

他抬眼望向美国队长的小公寓,脑海中有什么鼓噪着,去找他,你得去找他。

Bucky头痛欲裂,却仍坚持着走过去,悄无声音地潜入美国队长的家里。

他得……

他捂住额头眨了下眼睛,更加茫然地环顾四周。

Steve的家里。

Steve什么时候回来?

奋不顾身的爱情就像是时空旅行。

他忘记了自己,忘记了一切,却忘不掉有那么一件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告诉对方。

他不断地切换着记忆,在过去与未来之间混乱不堪,每一场梦境都是一次轮回,而每一次梦醒便是新的开始。

他得去找他啊,他得去找Steve。

他要去告诉他。

他一次又一次从七十年前回来,即使已经不记得为了什么,却仍然在每一次回到冬兵状态后余留着隐隐的快乐。

再多的挣扎无措都值得。

 

而此刻,虽然脑海中还是大片的空白与纷乱的片段,他却记起了那个令他念念不忘,生死之间也不愿放弃,被洗脑被冰冻也不肯被抹去的秘密。

冬兵低垂着视线,“Steve Rogers。”他慢慢地念着这个名字,“Bucky Barnes爱你。”

Steve震惊地注视着他。

冬兵握紧了拳头,声音更加低下去,“我得来见你,我要告诉你。”他停顿了一下,好像在忍耐着什么,却更像是准备释放什么,“……让你知道,我爱你。”

Steve看着他,心里是无法形容的全面崩塌。

这就是原因,这就是谜底。

这就是……他的Bucky。

他是为此而来。

他从没有想过,这样执着地一次次出现,这样折磨地一次次反复,对方深埋心底地记忆关键点,即使不记得也潜意识地要出现的目的,他每次沉浸在记忆混乱的痛苦里下意识说着的要来找他的事,只关于爱情。

Steve半直起身体一把将冬兵抱进怀里,紧紧地拥抱着,是拼尽全身力气也远远不够的无法满足。

这就是一切了。

Bucky脑袋靠在Steve的胸膛上,许久之后,才试探着搂住对方的腰。

“Bucky,我也爱你。”Steve克制不住吻着他的发顶,“我爱你。”

美国队长曾经以为再也来不及说这句话,后来再见面已经无法说出这句话。他没有放弃过,却无望地想着很久很久的以后,或许会有机会说出口。

那是遥远的奢望,是沉淀了七十年的深情,却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在面前实现了。

该怎么形容我爱你?

是深邃的海底,是无际的平原,是连绵的山脉。

是我能想到的所有。

是世界毁灭也仍然因你而跳动的心脏。

 

美国队长捧起Bucky的脸,却发现对方错开了视线。

“我只记得这个。”冬兵这么说着。

“这就足够了。”Steve贴近他,“你会慢慢好起来的,你比你想象的还要好。”

那么,就让我们走下去吧。

 

就如同博士说的那样,完成了耿耿于怀的渴望,Bucky的军士状态没有再出现。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逐渐恢复记忆的冬兵。

队长带着冬兵去找博士做了详细的测评与检查,确保他的精神状况与身体健康,询问了注意事项,也讨论了可能出现的应对。

然而一切都向着好的一面发展着。

那个最关键的开关一旦开启,就如同打开了封住记忆的大门,零碎却也是真真实实的回忆就这样纷至沓来,填满冬兵脑海中的空白。

这个过程不见得始终开心,可冬兵却沉默地将所有好坏全盘接收。

而队长,他会将冬兵全然接受。

只是恋爱并不是那么顺利。

失去、来不及、舍不得、放不下的感情来得太过轰轰烈烈,冬兵还没有办法真切地去体会,在面对队长的时候难免有些手足无措。

队长却坚定而温柔地以另一半的身份守在了旁边。

他们一起去晨跑,一起买早点,一起入睡,再一起醒来。

队长会握住冬兵的手,即使只是晒着太阳不说话,也会搂住冬兵,即使只是看一段晚间新闻。

他补充着过去的细节,也补充着生活里的空隙。

细细密密地填补着冬兵的心里。

也将自己完全地交托给对方。

队长的那本素描本,也终于被冬兵一页页翻阅。

那是一个傍晚,余晖温暖。

“你画的很好。”冬兵看着纸张上七十年前的自己。

队长笑起来,“那你愿意现在做我的模特吗?”

于是冬兵坐到了窗边,队长坐到了对面。

冬兵想,自己现在是没有什么表情的。可队长却仿佛看到的是什么美好的憧憬,眼里是满溢而出的温柔。他用那样甜蜜的目光描摹过冬兵的脸,然后再低头满含笑意地勾画着。

晚霞浓墨重彩,队长的侧脸在光芒里晕染上无法明说的暖意。

冬兵终于忍不住伸出手去,轻抚上队长的脸颊。

队长有些微惊讶,随即抬手按住冬兵,手指交错,接着微偏过头,亲吻冬兵的掌心。

湿润的热意。

他们注视着彼此。

有什么在冬兵心里轻柔地划过,再看向队长的眼睛,他突然就体会到了什么是深情。

是梦里七十年前的心痛,是某些片段中无声地陪伴。

是此刻的Steve,也是此刻的自己。

冬兵站起来,在队长的注视下倾身过去,闭起眼睛,吻上了队长的嘴唇。

 

end

 

 

 

 

 


 
评论(46)
热度(102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