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相爱吧 盾冬一发甜饼

【简要:大概就是几次他们试图暗示冬兵,一次队长自己说了。】

----------------------------

我们相爱吧

 

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是一对儿。

这件事除了冬日战士本人以外所有人都知道。

“所以,队长,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Wanda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我觉得他应该知道这件事。”

“不会是在他记忆混乱的时候。”Steve低着头平静地回答,他将地图铺在桌子上,仔细地将攻破点一一标出。

Wanda看向Scott,Scott耸耸肩,也跟着拿起笔在地图上注明战斗装备准备情况。

冬兵脑中的口令问题已被解决,不过可惜因洗脑而记忆缺失的结果无法改变。

有时候美国队长的固执实在令人想不通。

即使是在冬日战士想起了什么偶然提及的时候,他也只是尽责地只将对方询问的部分补充完整,绝口不提关于爱情的一切。

却时时刻刻释放着糟糕的荷尔蒙。

队长默默看向冬兵的眼神和说话的方式有好几次都令人紧张下一秒他就是不是就要把对方扑倒了。

可他没有。

作战计划初步敲定以后,Wanda依然窝在沙发里抱着薯片迟迟不肯起身。

“很晚了,你该睡了。”Scott父爱泛滥,慈祥地摸摸Wanda的脑袋。

“哦,不,Scott。”Wanda舔舔手指,从桌子下面抽出一打碟片,“我想晚点睡。”

“别管她。”Sam揽住Scott的肩膀往外走,“她现在正是叛逆期,懂吗?”

“这样啊……”Scott看着Wanda叹口气,下一秒就兴高采烈转向Sam,“那我们去喝一杯?……队长?”

Steve笑着拒绝了,他又在笔记本上写了什么,才站起来看向Wanda,“别看太晚。”

Wanda点着头,看着他们走远,又挨张翻看起手里的碟片。T'Challa的收藏非常多,且口味非常令人捉摸不透。Wanda困惑地看着简介,努力去理解某些晦涩难懂的词语,然后她猛地抬起头。

冬日战士站在门口。

他看起来仍然带着类似于大病初愈的憔悴,精神却很好,神色温和,“我来倒杯热水。”

Wanda打量着他,“或许你应该来一杯温牛奶。”

“谢了,我想一杯热水就够了。”冬兵抬起尚在适应的新机械手,握住杯子。

“你睡不好。”Wanda肯定地说道。

“嗯,你知道我有点儿……”冬兵指指自己的脑袋。

他说这话的时候没什么表情,坦然而客观。

冬日战士实在与她之前接触的所有人都相差甚远,绝对不是Wanda善于且乐于沟通的那一类,可是只要一想到对方是美国队长的失忆恋人……

“那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看电影。”Wanda指指被摊在桌子上的碟片们。

“不用——”

“我自己有点儿无聊。”这当然是谎话,天知道Wanda多喜欢自己一个人守着电视屏幕或哭或笑。

冬日战士犹豫了一下,他记得Steve对他说过如果可能尽量多和人交流的建议。

“好吧。”他还是坐了下来,并被火速塞进怀里一包薯片,他注意到是他曾经在安全屋时最爱的牌子,“谢谢。”

Wanda干咳了一下,然后将刚才研究的探讨深奥人性的电影放到一边,迅速抽出了昨晚刚看过的浪漫爱情喜剧。

这导致冬兵有些后悔。

不过他还是认真看了下去。

Wanda在每次男主角对女主角示好的时候都不遗余力地旁敲侧击着,“他对她可真好。”“哦,他竟然这么做——这肯定是喜欢她啊。”“他是不是很会照顾人,你不觉得他对她一片真心?”“她应该不顾一切地陪伴在他身边才对啊!”

冬兵尽力配合,“嗯。”“好像是。”“觉得。”“是的。”

等到电影终于结束,冬兵实实在在松了口气。

Wanda期待地盯着他看,“你觉得怎么样?”

冬兵想了一下,“很轻松的电影。”

“对。”Wanda装作不经意地开口,“如果我是那个女主角,在男主角第一次照顾我的时候我就知道对方的心意了。”

冬兵点点头附和,“那你很厉害。”

Wanda结结实实地噎了一下,她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旁敲侧击,不肯放弃地继续开口道,“队长对你可真好。”

提到Steve,冬兵笑了一下,“他对所有人都很好。”

“……你知道吗,这薯片是队长买的,因为知道你喜欢。”Wanda加重了语气,“我以前从没想过队长会这么做。”

冬兵捏了捏手中的薯片袋子,“他了解我。”

Wanda继续说,“队长很会照顾人。”

冬兵没有再说话,他盯着已经待机状态的电视不知道在想什么。

Wanda再接再厉地漫不经心道,“我简直觉得你应该不顾一切地陪伴在他身边才对啊!”

冬日战士沉默了,就在Wanda绞尽脑汁思考还能怎么提示的时候,他突然开口道,“你说得对。”

Wanda看着冬兵站起来,“你明白我在说什么?”

“我明白。”冬兵又看了眼手中的薯片袋子,对Wanda笑笑,“谢谢。”

 

“你确定他能听明白你这么曲折的提示?”Scott不太相信地看向Wanda。

“当然。”Wanda扬扬眉毛,“我最后已经说的特别明白了。”

Scott费解地歪歪脑袋,“我不是很懂你们女孩子的思维。”

“你们还真的在提示冬兵这件事?”Sam皱着眉毛看他们。

“等着瞧。”Wanda充满信心。

然而接下来几天,除了冬日战士的恢复训练量又增加了一倍之外,他和队长的之间的相处并无特别。

直到他们准备按照作战计划出发的那一天。

Scott和Sam收拾好装备拿上飞机,Steve拍拍Wanda的肩膀,“就按照说过的那样做就行了。”

Wanda点点头,紧接着看向美国队长的身后。

冬日战士走过来,抓住了机舱的门。

“Bucky?”

“我也去。”

“我们说好的,你还需要——”

“我恢复得很好,你知道的。”冬日战士不由分说直接迈上了飞机。

“Bucky……”

“Steve。”冬日战士握住美国队长的手臂,坚定而沉稳,“我得陪伴在你身边。”

Wanda戳戳Scott,小声道,“看吧。”

冬兵继续道,“就像从前一样,照看你的后背。”

Steve动容地注视着他,那神情在Wanda看来立刻就可以开始一个吻了,“好。”

“这到底哪里特别?”Scott困惑地看向Wanda。

“这是浪漫爱情电影的套路。”

Sam受不了地翻白眼。

 “我不信。”Scott拒绝着,往旁边坐了坐,试探道,“你和队长恢复到以前的关系了?”

“嗯。”冬兵点点头。

那神情和语气怎么看怎么听都无法和“我想起了我们俩是一对儿”联系起来。

Scott想了一下,“那你还住在原来的房间?”

“有什么问题?”

问题很大。

Scott回头看向Wanda,做口型给她:你提示的还不够。

Wanda不服气地抬了下手掌,示意你来。

Scott有些意味深长地挑挑眉毛,转向冬兵,“既然你们恢复到以前的关系了,我觉得,嗯,我作为队长的好朋友、支持者,应该给你点建议。”

冬日战士询问地看着他。

“你不能离他那么远。”Scott眨眨眼,将两只手都举到冬兵眼前,叠在一起,辗转了几次,又啪啪啪地拍了拍,接着非常激烈地扭来扭去,“这样才行。”

我的天。Wanda捂住了脸。

冬日战士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Scott歪头看了眼在驾驶室的队长,两只手剧烈翻腾了几次,“相信我,这比之前好,懂吗?”

冬日战士终于开口,“我懂了。”

 

于是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擅长后方狙击掩护的冬日战士,寸步不离地贴在了美国队长身边,并且给Scott、Sam、Wanda展示了一系列难度系数9.9的合体技。

他们两个默契无间地抛接武器,互相借力前冲,甚至抓着彼此的手臂做支撑点直接飞起扫向周围的敌人。

就差表演人体风火轮了。

战斗结束后美国队长看向冬日战士,然后他们笑着碰拳。

“很精彩。”Sam站在Soctt身边鼓掌。

“我不是很懂你们男人的思维。”Wanda摇摇头,往外走去。

“Sam?Scott?”美国队长拍拍他们的肩膀,“回去吧。”

冬日战士跟着走过来,然后脚步一顿,低声对Scott说道,“谢谢,你说得对,这比之前好。”

等到他走远了些,Sam终于克制不住笑出声,他清了清嗓子,高举起手一阵翻舞,“真棒。”

“你倒是试试看啊?”Scott没好气地回应。

“我?”

 

Sam并不觉得有必要提示冬兵什么,他知道队长并不希望用过去的关系影响冬兵现在的判断。不过如果可以适当加快冬兵对于过去的回忆进度的话,他还是很愿意去做一下尝试的。

嗯,为了队长。

Sam走进餐厅,“说真的,我从来没想会看到你煎蛋的场面。”

“我也要吃饭。”冬兵回答道。

“哦,只有一个?”Sam看一眼锅里。

“怎么?”

“我以为你会给队长也来一个。”

“你到底想说什么?”冬兵将煎蛋盛出来,看向对方。

“我只是觉得,就你们应该这样。”Sam摊摊手,“更加亲密一点儿。”

冬日战士怀疑地看着他。

“你这什么眼神……好吧。”Sam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你知道,偶尔队长提起来,都是你对他如何重要,就是你们之前的关系远比现在要亲近……”

“你也很亲近。”

“……说不定对你——啊?”Sam愣愣地看着冬兵,而对方竟然对他露出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

“你现在也是他很亲近的搭档。”冬日战士冷静地继续道,“没什么好嫉妒的。”

“……我不是嫉妒。我讨厌你。”

 

“然后你们就打起来了?”Wanda觉得不可思议。

“对。”Sam忿忿不平地回答,又拿冰块去敷额头的淤青。

“现在你试过了。”Scott毫不留情地嘲笑。

“然后呢?”Clint饶有兴趣地追问。

“然后我建议T'Challa去提点提点他。”Scott往某个方向一指。

Clint顺着看过去,正看到T'Challa一脸欣慰地走过来,“看来提点的不错……T'Challa!”

T'Challa对他点头,“Clint。”

“怎么样?”Scott积极地凑过去。

“很好。”T'Challa微笑着坐下来,目光放到远处,“我很久没有和别人聊这么久了。”

“详细说一下。”

“我从这次队长对他的信任与守护作为话题的开端。”

“哟!很不错。”

“聊到了他记忆的缺失,想看看他恢复到了什么程度。”

“挺好的发展方向。”

“他提到了一些阴暗的过往。我发现他内心很强大,他竟然接受了其实不该属于他的过去。”

“然后?”

“然后我和他一起探讨了如何才是更好的接受自我,什么是放下什么是拿起。”

“……”

“我觉得我们都得到了平静。”T'Challa释然地长叹,“最后我们静坐感悟了一会儿。”他拿起杯子举到嘴边又迟疑地停下,“你们怎么了?”

“这种你想要说什么但又其实无法说什么的感觉很难受。”Scott皱着眉头站起来,“我想我女儿了,过几天见。”

“替我跟小公主问好。”Wanda挥挥手,又倚回沙发,“不知道队长要等到什么时候。”

“每一个等待的过程都有它的价值。”T'Challa真挚地发表看法。

 

就像风云翻涌后终于倾盆而下的大雨,就像墨色浸染后终于霞光弥漫的日出。

或者只是梦境中突如其来的拥抱与亲吻。

 

Bucky从床上坐起,停了片刻,起身走出房间敲响了美国队长的门

“Bucky?”Steve怔了一下,随即关心地看他,“哪里不对?”

“哪里都不对。”Bucky这样说着,注视着对方,却突然放松下来,“前几天的晚上,我看了一部爱情电影,里面男主角对女主角很好,照顾她,陪伴她。”

“电影里总是这样。”Steve轻声回答。

“我也想这样对你。”Bucky看着Steve,“Scott对我说我不能离你太远,可我发现,我永远都觉得离你太远。”

“Bucky……”

“Sam似乎有些嫉妒你对他说过我对你很重要的话,坦白讲,我很高兴,甚至希望我可以更重要一点儿。”

“其实……”

“Steve,我今天和T'Challa聊了一下午,等到把那些噩梦对他说完之后,今晚我睡得很好。”他往前迈了一步,他目光中有什么闪动着,压抑又缠绵,“然后我梦到了你。”

Steve静静凝视着Bucky,他深深地望进对方的眼睛,然后终于放肆地将爱意袒露,他克制不住地向Bucky靠近过去,抬手捧住Bucky的脸颊,“你梦到我了?”

“只有一个镜头——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Steve吻住他,“因为我想等你重新喜欢上我。”

 

因为对我而言最幸福的时候,就是当我问你,能不能和我在一起时,你说好的那个瞬间。

就是现在。

然后,我们相爱吧。

 

 

end

 

 ----------------------------------

 

 


 
评论(65)
热度(1752)
© |Powered by LOFTER